魔临最新章节_魔临全文免费阅读_魔临最新电影上映

魔临最新章节_魔临全文免费阅读_魔临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纯洁滴小龙

最新章节:第八十三章 主上,魔王

更新时间:2022/04/07 14:35

简介:这个世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终有一日,魔王会降临于这个世界,魔王的麾下,有七尊恐怖的魔头,他们,将带给这个世界绝望的黑暗。《魔临》舵主群893、107、381(需要验证)《魔临》冲锋群805、067、820(无..

    “找死。”

    这俩字一出口,

    梁程、瞎子、阿铭、薛三、樊力、四娘……所有人都收起了平日里或慵懒或玩世不恭,目光,开始变得严肃。

    就连放在桌上的那块红色石头,也在此时摇摆了两下,又马上立定。

    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氛围,开始逐渐在这个船舱里弥漫。

    熟悉,是因为本该如此,在很久之前,出去做什么事儿,都得一大帮子人一起。

    那时,大家还很弱,无论是第一桶金还是第一个台阶,都需要所有人孤注一掷地去争取,才能有那么一丁点的机会可以搏到。

    陌生,是因为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再遇到这种特定的情况了;

    他们已经不用必须去出手,很多时候,挥挥手,就会有很多很多的人替自己把事儿办完;

    有时的出手,就显得是百无聊赖之下的寻一寻乐子,当不得真,更谈不上严肃。

    也因此,这会儿,就颇有些再回首的余味。

    没有商议,

    没有研究,

    没有取舍上的衡量,

    因为已经既定。

    十多年的岁月风霜,似乎将这片大地遮蔽成了另一种颜色;

    可一旦山洪倾泻而下,

    最原始的,永远还是最本真的。

    郑凡缓缓地站起身,

    谁都知道他现在很愤怒,因为这已经触碰到他真正的底线,可在他的脸上,却没有太多情绪上的波动。

    当年虎头城里刚苏醒的主上,得在外头提前给自己下足够的心理暗示,才能在魔王们面前不掉架子,得故意兜着揣着;

    现如今,

    已经不用刻意地去伪装和粉饰,

    喜怒不形于色,越是这种时候越沉稳,已经成了对于他而言,很理所当然的一件小事。

    “既然人家主动找上门来,

    那我们,

    就送他们一起……上路。”

    下一刻,

    魔王们全部单膝跪伏下来,

    齐声道:

    “属下遵命!”

    ……

    郢都内外的百姓,都认为他们的皇帝在宫内疗养亦或者是在蹉跎最后一段属于皇帝的岁月;

    而燕军的将士,则认为他们的王爷,现在依旧老神地待在船上,沿着水路,向上阳郡进发。

    可楚国的皇帝,已经不在郢都了;

    而大燕的王爷,虽然现在还在船上,但很快也会离开。

    ……

    “以前,我觉得你很愚蠢,这些日子,我改变了对你的看法,但现在,我再次觉得,你很愚蠢。”

    郑霖站在自己父亲面前,目光微沉。

    他在长相上更像其母亲一些,不过,在神情上,却又酷似其父。

    已经换下蟒袍的郑凡,没有着甲,而是穿着一套黑色的便服;

    四娘站在其身后,正帮他重新梳理着发式。

    在自己娘亲就在场的情况下,郑霖敢对自己的父亲说出这种话,足可见他现在的愤怒。

    不过这次,四娘没急着用家法伺候。

    “你现在还小。”郑凡说道,“带你去,用途也不大。”

    郑霖指着自己的眉心印记喊道:

    “只要彻底解开我的封印,我不会当一个累赘!”

    “万一出现最坏的情况,

    这偌大的家业,总得有人去继承,这王位,也得有人继续坐下去。”

    “你舍不得它?”郑霖问道。

    郑凡点头:“到底是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当,哪可能真的不在乎?”

    “所以,你可以抛弃一切,统统快快快地去潇洒,而我,只能继续留在这里,继承你的家业?”

    “说不在乎,是假的,但说故意不带你,留着你去继承家业,也谈不上。”

    “什么意思?”

    “家里来的信,你也看了,你姐姐的情况,你也清楚。对面没把路堵死,是怕我干脆就不进去。因为他们知道,以正常的手段在正面,他们没机会也没可能再赢我了,所以,只能用这种下作的手段,逼我这个麾下百万大军的王爷,去做那江湖侠客才会做的选择。

    此去之后,

    只有两个结果。

    一个,我们回来了。

    一个,我们没回来。

    如果我们回来了,皆大欢喜,歌照唱,舞照跳。

    如果我们没回来,

    你,

    儿子,

    你得给你爹我,你娘,你的这些干爹们,以及你的姐姐,给我们所有人,报仇。”

    郑凡看着自己的儿子,

    从身边,拿出一把匕首,丢在了儿子面前,

    道:

    “这次没带你,不是想让你安全,其实你爹我心里头,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戏码。

    毕竟,

    谁又能拒绝这一家人的整整齐齐呢?

    可问题是,

    我不甘心,

    不是不甘心我绝后了,

    而是不甘心万一我输了,我的敌人,还能继续蹦跶。

    总得留个人,总得留个后手,总得留个机会,

    把他们,

    彻底收个尾。

    儿子,

    你就继续坐在船上,等深入楚地后,队伍会改道。

    如果你爹我们没回得来,

    你就继承我的王位。

    具体该怎么做,具体该怎么搞,你瞎子干爹这些年,肯定没少教你。

    咱那么一大块基业在呢,

    够你施为的了。”

    “可我要向谁报仇,我又能找谁报仇?”郑霖问道。

    “随你啊。”

    “随我?你就不怕我……”

    “如果我走了,管他洪水滔天,儿子你高兴就好。

    这把匕首,意思是,你高兴完了,给我报了仇了,你觉得没意思了想抹脖子了,就用这个。”

    郑霖咬了咬牙,不说话了。

    “听明白了么?”

    郑霖点点头。

    然后,后退两步,很认真地跪伏下来,向着郑凡,向着自己的娘亲,磕了三个头。

    “别这样,你爹我不习惯。”郑凡笑着道。

    “第一个头,是替姐姐向你磕的。

    第二个头,是我作为儿子,向你磕的,甭管你这人怎么样,当爹这方面的担当,你没亏欠过,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该的。”

    难得见到儿子这般“认真”,

    郑凡也下意识地整理了坐姿,

    主动问道:

    “那第三个头呢?”

    “不知道。”

    “不知道?”

    “对,所以给你多磕了一个,你就欠我一个,等你带着娘亲和干爹们回来了,你再给我磕回来。”

    “小畜生。”

    郑凡一脚踹过去,

    郑霖被踹得在地上打了个两个滚儿,

    起身后,拍拍衣服,

    最后看了一眼郑凡和四娘,

    道:

    “姓郑的,你要么不生我,你既然要生,能不能早生个十年?

    这样的话,今天这样的事儿,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也省事儿。”

    郑凡的目光,落在了身前那块红色石头上。

    哎,

    它不摇了。

    瞧,

    它心虚了。

    郑霖走了,离开了船舱。

    “咱儿子还是不错的。”郑凡握住身后女人的手说道,“没白生养他。”

    四娘笑道:“要是中招的不是大妞而是他,那该多好。”

    郑凡沉吟了一会儿,似乎在做比对,

    道:

    “也是。”

    ……

    天色渐沉,

    船队还在行进,两岸的护军,也在行进。

    郑凡走到甲板上,伸了个懒腰,提前透了透气。

    “这次,为什么没来找我?”

    一道熟悉的声音自郑凡身后响起,紧接着,是那熟悉的白色身影。

    “我一直在自己船舱里等你,可你这次,却偏偏没来。”

    这么多年下来,

    剑圣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个人每次要出门时都要来他家里请他;

    起初,是一件事算一件酬劳,一定要绕个圈子。

    后来,渐渐就不讲价了,存着。

    再后来,都懒得再去费功夫算账。

    “老虞啊。”

    “你不会说,这次,不用我跟着一起去吧?”剑圣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可正因此,堂堂晋地剑圣,心里开始有些……生气。

    “老虞啊,他们的要求是,不准带军队。”

    “可你也没打算带军队。”

    “但谁叫你老虞有名气呢?

    你看看,

    一个可能靠嗑药嗑到三品平日里都是被大军保护得严严实实的王爷,

    再带几个四品的护卫,

    去他们约定的地方,

    应该不算过分,是吧?

    他们,应该也是能接受的。

    而老虞你,不在这个行列里。

    虽然我们叫门内那帮家伙为老鼠,可那群老鼠,鼻子一直很灵,我们再好的隐藏,去到那里,也会被他们洞察到。

    所以这次,

    老虞你就歇歇吧。”

    “他们人不少,我觉得,不会介意多我一个。”剑圣说道。

    “谁能保证呢?”郑凡耸了耸肩,“万一他们看见你虞化平也跟着我一起来了,气急败坏之下,直接撕票了可咋办?”

    剑圣咀嚼了一下撕票这个词,很快就理解了。

    “可我觉得,这不是你真正的理由,你在敷衍我、搪塞我。”

    “我没有。”

    “你有。”

    “是的,我有。”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既是行,为何不带利刃?”

    “呵呵呵……呵呵呵呵……”

    郑凡笑了起来,

    笑了很久,

    剑圣没打扰他,一直等到他……笑完。

    “他们以为自己是猛虎坐山,

    可惜了,

    他们等过去的,

    不是送入虎口的羊,

    而是可以把他们一口生吞了的蛟龙。”

    “龙在哪里?”

    “蛟化来的。”

    郑凡转身,面向剑圣,

    道:

    “老虞啊,相信我,我会把我闺女,你徒弟,救回来的。”

    “若是没救回来,我这把剑,余生专杀老鼠,甭管他们披着怎样鲜丽的衣裳。”

    “对头。”

    这时,

    四娘、梁程、瞎子、樊力、薛三、阿铭,全都默默地站到了周围。

    郑凡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同时摆了摆乌崖系挂在腰间的位置,

    随即,

    就是犹豫,犹豫,明显的在犹豫。

    按照以往的习惯,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主上还是王爷,都得来一句很提气很有格调的话,把此时的氛围,给推到顶峰。

    可偏偏这一次,

    郑凡想了很久,

    却没想到一句令自己满意的。

    不过,

    这不要紧,

    单手一拍刀鞘,发出一声肃响,

    郑凡看向大泽方向,

    道:

    “走,

    去干他马了戈壁!”

    ………

    大泽;

    东茗寨。

    大泽是一个很大的区域,事实上,真正在常人眼里妖兽凶险的地方,只占大泽不到十一。

    东茗寨,就在这里,因为这附近,会产大泽香舌。一款,大燕摄政王最爱的茶叶。

    而眼下,这个寨子,早就已经被清空。

    寨中央的一处高台上,楚皇依旧被铁链锁着。

    在其身边,盘膝坐着五个黑袍,正在帮其进行加持,以保证足以让极为遥远的奉新城王府内的女娃,会继续享受着“福报”。

    楚皇睁着眼,其身边,不时会传来惨叫。

    其实,楚皇和火凤之灵所承受的是一样的痛苦,不过很显然,皇帝,更能熬。

    酒壶老者自下方走来,飞身跃起,来到台面上,在楚皇面前蹲下,

    开口道: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

    楚皇看了他一眼,道:“说。”

    “陛下答应配合用这个法子来逼那摄政王赴会,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

    “朕,不懂你在说什么。”

    “陛下是真的输到最后,如溺水之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身边任何一件可以抓住的东西呢,还是……”

    “还是什么?”

    “还是觉得,自己和大楚已经无望,干脆借我们这些人的力量,给自己那外甥女儿,真正地降下一场福报?”

    “现在问朕这些,还有何意义?”

    “对,您说得对,确实是没什么意义了,我知道,陛下心里,其实是有些瞧不上我们的,这无碍,因为有些时候,我们自己也会瞧不上自己。

    可陛下,您好歹是大楚天子,说话,可得算话,怎么说来着,君无戏言啊。”

    “你在教朕做事?”

    “没,没有。”酒壶老者面露讪讪之色。

    他们其实不是很畏惧人间帝王,但令他们很无奈的是,那位王爷把自己和他的家,都保护得好好的。

    要么,在战场正面击败他……这显然不可能。

    而其身边的漏洞,真的没有了,以后,有没有难说,但现在还能说是风波未平,以后真等这大燕坐稳了天下……就算是这摄政王真的死了,又有何意义?

    也就只有在这一当口,郑凡死了,燕国内部出现问题,他们,才有那么一点点的可乘之机。

    所以,他们没得选。

    这时,

    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陛下说的是,确实没什么区别。”

    一身着黄色长袍的年轻男子不知在何时,也出现在了这高台之上。

    酒壶老者见到他,先微微低了低头,这是货真价实地表示尊敬。

    年轻男子在楚皇身边坐了下来,因为这里是一座阵法,连火凤之灵都在其中被不停地炙烤着,可男子却一点事都没有;

    因为他皮肤上,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泽正在保护着他。

    “摄政王若是不想来,那他就有一万种理由可以不来,他本……就可以不来。

    更可笑的是,

    这个法子,换用在其他人身上,不,是连用的必要都没有。

    越是了解这位摄政王,就越是觉得有趣,只可惜,此生怕是没机会与其成为挚友知己了。

    一个女儿而已,

    而就算是嫡长子,瞧瞧那些王侯将相,哪个会拿家族身家去往里毫无顾忌地去填?

    也就只有他,才可能会做出这一选择罢了。

    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可惜了,

    这样一个纯粹的人,却不能为我大夏效力。”

    “夏?”楚皇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您可以继续不屑,正如酒翁先前所说,我们自个儿其实都有些瞧不起自个儿,但这真是被逼着没办法了。

    一场梦,

    醒得过早,

    不仅是梦没做完,连梦境,都变了个七七八八。

    陛下啊,

    您是否真愿意您那外甥女儿被撑死,无所谓的。

    您大可在您觉得可以收手时,就收手,就当真赐予她一段天大的机缘。

    可那位摄政王,

    是不会赌的,

    不会赌您,是否会及时收手,他只知道,眼下他女儿的性命,正被她舅舅和一帮外人提捏着。

    所以,

    酒翁就不要多虑了。

    若是他要来,那他就会来;

    若是他不来,那他就不来。

    横竖我等,

    也就是躺在这儿,眼巴巴地望天讨饭的命了,除此之外,还能有其他指望么?”

    “您说的是。”酒翁点头。

    黄袍男子有些无奈地拍了拍手,

    道:

    “甚至,可能催促他来的原因,救其女儿,都不是主要的。

    而是愤怒,

    愤怒于竟然有这样一帮水沟里见不得光的老鼠,

    竟敢真的将爪子,伸到他看重的家人身边。

    这,

    怎能忍?

    眼下,

    人可能正赶过来,就是为了找咱算账,而且还趁着咱们这群老鼠,都聚堆的时候,正好省事儿呢不是?

    我们还在这儿担心着人家会不会愿意上这钩,

    人家更担心咱们不等了提前做了那鸟兽散。”

    酒翁则疑惑道:“不能吧?”

    “咋不能?”黄袍男子反问道。

    “他带军队来,咱就提前跑呗,他要是不带军队过来,又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就算是带几个高手随行……”

    酒翁转过身,

    看向这座寨子四周,

    这里,身着黑袍的人,不少。

    虽说炼气士占了一半,

    但其他武者、剑客,也不少的。

    三品高手,在这里仅仅是入门。

    窥二品之境的,也有不少,虽然忌讳很多,但只要能豁出去,还是很可怖的。

    黄袍男子伸手,抢过酒翁手中的酒壶,拔出塞子,痛饮了一口,

    擦了擦嘴,

    道:

    “我笃定,很多人和你有过类似的想法,然后,人家一步一步灭国封王,而那些和你有过类似想法的人,早就已经被他踩在了脚下,成了一具具铺路的枯骨。”

    楚皇开口道:

    “既然如此悲观,为何你还要来这里?”

    黄袍男子用力抓了抓脸,

    道:

    “都说了,美梦变噩梦了,其实我才是真正的没得选。

    陛下啊,

    您知道么,

    越是觉得这里稳当,他敢来,就敢按死他,我这心里,就反倒越不踏实。

    这心态,可能和当初的您以及楚国,和先前的赵牧勾以及那乾国,

    差不离了。

    越是拖下去,希望就越是渺茫。

    倒不如,

    干脆地求个痛快。”

    这时,

    寨子四方,各有一拨炼气士开始强行撑起阵法的一角。

    恐怖的气息,开始汇聚,

    自天幕上,

    宛若有一道罩子,正在被强行抠出,向下方这座寨子以及方圆位置,缓缓地降落。

    楚皇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道:“四方大阵?”

    “陛下好眼力。”黄袍男子指着天上介绍道,“我们收集了晋地、楚地、乾地以及古夏之气运,聚这四方大阵。

    外人入阵者,

    境界会被压制,如鱼困密网,插翅难逃。”

    楚皇既然能收服火凤之灵,显然是对这方面,本就有研究,再者,熊氏很早就和巫者联系在一起,巫者在朝为官,可比乾国的李寻道要早得多。

    酒翁开口道:

    “且不提那位摄政王到底来不来,他要真来了,只要进了这座大阵,他就出不去了,接下来,就是我们来收网了。”

    “呵,我大楚国运已呈衰败之势,乾国国运已经崩离,晋国国运早就沉寂,古夏气运只剩飘渺。

    当今诸夏,

    唯燕之气运最盛!

    他是燕国的摄政王,法理之上,仅次皇帝,甚至足以与皇帝平起平坐。

    人家只要往里头一站,

    受大阵影响,燕国气运必加之于身。

    你们以这跛脚四运,所设之大阵,怕不是顷刻间就会被冲垮个干干净净。”

    黄袍男子点头道:

    “陛下圣明。

    当年藏夫子斩龙脉,

    怕是只印证了一件事,

    那就是国运仅仅是国势之上的一介小婢。

    国势蒸蒸日上,国运必然紧随其后,斩不断,扯不烂。

    嗯,

    这四方大阵,确实是有点孱弱,毕竟四个凑起来,都不够那尊貔貅塞牙缝的。

    可他摄政王,

    到底没有称帝不是?

    没取而代之,也没自立门户,

    故而,

    这燕国气运,依旧是掌握在燕国天子手中。

    陛下啊,

    您说,

    若是那位燕天子,

    他不借呢?”

    ……

    燕京,

    皇宫。

    刚从乾地回到大燕都城的姬成玦,披着龙袍,坐在椅子上。

    天气将要入冬,而位于诸夏之北的燕国,入冬更早。

    殿内没有设炭盆,

    寒意,已经有些刺人了。

    那个白衣丰满女人,此时依旧跪伏在下面,只不过,其身上被戴上了枷锁。

    然而,

    就在这时,

    外头传来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

    皇帝身前,

    站着的是魏忠河与那位红袍“小”太监,大殿上方,还有一众密谍司的强者以及宫内的红袍宦官。

    这里,是宫中太爷曾住的地方,故而,一直清幽,没有外人。

    沉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最终,

    一头身上燃着火焰体格庞大的黑色貔貅,缓缓自那高耸的大门处,迈步而入。

    伴随着大燕征战四方,一统,近乎已经完成,大燕的国势与国运,也随之逐步攀升。

    昔日身上残破腐烂的这头老貔貅之灵,此时不仅身形恢复,伤口复原,周身的气息,更是已然有了神兽睥睨四方的威压。

    它缓缓地走到皇帝面前,

    慢慢地抬起头,

    硕大且威严的眼眸看向前方,

    声音,

    在殿内回荡:

    “只要你什么都不要做,

    姬氏,

    就将彻底坐稳这天下!”

    听到这“话”,

    坐在椅子上披着龙袍的皇帝,

    身形微微往后一靠,

    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良久,

    轻声道:

    “呵……”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