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仙令最新章节_摘仙令全文免费阅读_摘仙令最新电影上映

摘仙令最新章节_摘仙令全文免费阅读_摘仙令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潭子

最新章节:第九七零章

更新时间:2022/04/07 14:35

简介:名动无相界的锁龙印不知被什么人提前破开,引发寒漠荒园的连场大变。重生归来的叶湛秋提前一步进入寒漠荒园,在各宗来人前,抢夺机缘,孰不知变数早因他而至。在地震中暂失家人庇护的陆灵蹊一夕长大,走进修仙界,..

    ,最快更新摘仙令!

    安画最近一段时间头有些疼,原来的六盏双芯魂灯灭了五盏后,她一直以为第六盏熬不了多长时间的,却没想他一直亮着。

    一直亮着也就罢了,还……还又另增了两盏。

    这不太对啊!

    天渊七界的排查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的。

    虽说那边已经飞升了不少人,看着厉害的都上来了,可是与林蹊同辈的还有好多,别的不说,只那个算天算地的柳酒儿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他们没察觉便罢,既然察觉了,出手了,就不可能这般虎头蛇尾。

    那到底哪不对?

    第六盏灯始终没灭,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误服换脉丹的修士很有来头,天渊七界的人虽然发现了,可是,因为那人是无辜的,所以留了一条命。

    另一个……

    安画希望那人的来头非常非常大,甚至就是主持排查的实权人物,他自己瞒了下来。

    如果是这样……

    盯着新亮的两盏双芯魂灯,安画又忍不住的想要鄙视她自己。

    希望虽然是好的,但是如今的天运在天渊七界那边,什么好事大概都不可能轮到他们,所以,第六盏不灭,还新亮两盏,可能是人家想放长线钓大鱼。

    安画的心,七上又八下。

    今天觉得,老天可能给了他们一份希望,他们的运道应该还有那么一点,明天却又觉得,天渊七界的人就是在给他们挖坑。

    所以,两盏双芯魂灯亮了好几天,她都同跟屈通说,更没想过上报族里,上报师尊。

    她的那位师父,最近的日子过得可能很不安乐,任何情绪上的大起大落,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来。

    安画无数次的伤心,世尊被那广若拖累了。

    听说虚乘那个老家伙,最近就盯着师尊,他到哪里,他也到哪里。

    他是铸定了族里其他任何人,都不能拿林蹊怎么着吧?

    咚~

    房间的禁制被触动,安画连忙在双芯魂灯处连打结界,掩盖那新亮的两盏。

    “俞烈果然去盯林蹊了。”

    屈通进来的时候,神情很不好,“安画,你给圣尊发信,请他老人家,强制俞烈离仙陨禁地远一些吧!”

    “……好!”

    安画没想到又是一个不好的消息,连忙拿了一枚空白玉简,给师尊罗列再盯林蹊的种种不妥之处。

    晋仲原那些人都不是傻子。

    以前他们是没办法,但是现在,他们腰板硬得很。

    把林蹊扔在外面,表面上没管,可是事实上,人家经心的很,要不然,当初的窦伯辉就不会跟着她去神百岭。

    后来的武晓芹更不会在她还没求援之前,就先跳了出来。

    神百岭和棺材坳不可弄,仙陨禁地更甚。

    此时人族几个大能,可能都在暗里摩拳擦掌,要借着林蹊再大干一场了。

    金仙大修的生死,关系到一族的气运。

    林蹊到外域战场才多长时间,他们就陨落了四位金仙,现在俞烈长老再以一时意气……,非要硬来,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师尊,非是弟子危言耸听。”

    安画疲惫的很,“在林蹊的事上,我们当‘戒急用忍’。我们越是急着找她,她越会在各个我们不能进的地,慢慢转。

    我们在外域战场接连闹了几场,混沌巨魔族的那位二长老又不是聋子,可以的话,弟子愿意亲去见他,请求他给我们一点时间。

    只要过了这段敏感时机,林蹊和晋仲原那些人松懈下来,我们一定能一举拿下。”

    玉简放进传送宝盒,哪怕看着它传送走,安画和屈通的眉头都还蹙着。

    俞烈长老性情火爆,师尊(圣尊)威信不如前,也不知道他听不听。

    若是不听……

    “一颗老鼠屎,搅坏了一锅汤啊!“

    屈通气恨恨地跑去虐等包世纵了,安画只能转过来转过去的找成康想办法。

    ……

    无相界,采薇和几个丹师一起,盯着两个从凡世抓来的死刑犯,都很满意这一次的实验药性。

    换脉丹果然奇妙无比。

    虽然它的换脉主药是什么,他们还没查出来,但是,借用这东西,在外伤药的研制上,他们都可更上一层。

    这就很不容易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来来来,我们一起去喝一杯。”

    程致远的心情极好,向大家发出邀请后,瞥了眼徒弟,“采薇,你不爱喝酒,就帮我们把他们处理了吧!”

    “是!”

    采薇很有徒弟样的点头,事实上,在这些酒鬼离开未久,就手印翻飞不绝,封二人身体和神魂,留着一灵不灭。

    “成了。”

    耳边传来柳酒儿的声音,她心中更是大定,抄起师妹的布袋法宝,一把装了两人,这才丢下两个火球术,留点痕迹。

    “给你。”

    升级后的布袋法宝可以装两天活人,“佳人,他们的魂灯呢?拿给我看看。”

    “看吧!”

    佯装过来下棋的南佳人大袖一甩,飞出两个用水晶罩罩着的魂灯,“虽然只是凡人,可是这些天大把灵谷灵丹的养着,也养出了一点气候。”

    虽然将来未必能用上两人,但是,既然有机会,当然是有备无患。

    “回宗我们再把他们好生封印。”

    简单的封印能维持个几百年就不错了,但是,他们现在需要的是千年,甚至更多。

    佐蒙人可以借换脉丹,打入人族内部,他们或许也可以借着这两个人,弄两个假的死点,装成佐蒙人混到他们里面。

    “辛苦师姐了,回头我请你喝酒。”

    “一顿不行!”

    “三顿。”

    柳酒儿在旁边忍不住笑了,“南师姐,没有我的布袋法宝,你的设想再好,也没用吧,请采薇师姐时也得请我吧?”

    “自然!”

    南佳人笑眯眯地应了,“这段时间师姐辛苦了,师妹也辛苦了,将来飞升,定在师父师伯处给你们请功。”

    她动动嘴皮子,这两位可是忙了好些天。

    相比于以前一个人忙,当然是现在好。

    “酒儿,你可以先回宗,要不然,阿菇娜恐怕要来找你算卦了。”

    “……不给她算,她不会放心吧!”

    虚乘是圣者,任何一点犹疑,恐怕都有看得出来。

    柳酒儿倒是不介意,给阿菇娜一个定心丸吃,“万一她想多了,吓着她自己,滋生厉害心魔就不好了。”

    这?

    南佳人的眉头蹙了蹙,“那行吧,把布袋给我,我先回去。”

    大袖一拂,收了两盏魂灯,她直接拿过柳酒儿的布袋,“采薇师姐,回宗我再请你啊!”

    “去吧去吧!”

    采薇直摆手,“你早点滚蛋,我早点清静。”

    炼个丹,还要让她搞阴谋诡计。

    采薇有时候好庆幸自己是个炼丹的,要不然还不知道被师叔们操练成什么样,干什么都要多长个心眼儿。

    “噗!”

    柳酒儿喷笑,“我和采薇师姐的感觉是一样的。”

    就阿菇娜飞升后的种种,她被尚师兄和南师姐拉着一起推演过无数次。

    “你们要把我当瘟神送啊?”

    南佳人被她们气笑了,“小心回头,我让你们喝苦酒。”

    丢下这句话,她风风火火地走人。

    远远的,容铮站在当初林蹊按他入粪坑的地方,脸上的神色很是莫名。

    “容道友的大毅力,明季佩服!”

    明季不想这家伙记恨当年的事,“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太霄宫一定尽力相助。”

    “如此多谢了。”

    容铮笑眯眯的拱手,“容某现在就有一个请求。”

    噢?

    明季的目光闪了闪,“道友请说。”

    “叶湛岳于贵宗没什么用了吧?”

    容铮拂拂一尘不染的衣袖,“他送我的香料很有点意思,但是,他那个人很有枭雄之资,为防意外,容某希望能搜一搜他的魂。”

    搜魂?

    这不可能。

    叶湛岳是叶家族长,是太霄宫化神长老,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不好意思,当初他自散修为,联盟就答应过,绝不触他神魂。”

    魔修果然就是魔修。

    随随便便就想搜人神魂。

    明季原本的热络,冷下不少,“被动成为佐蒙人,他也苦的很。”他叹了一口气,“我这个当师兄的,不能助他,已然心生愧疚,又如何还能落井下石?

    要不,道友换一个吧!”

    换?

    容铮嘴角扯了扯,“那好吧,道友能否帮忙,向联盟申请解决对我的那些禁令?”

    “……”

    明季愣了。

    他突然想到,这位和林蹊不同,从乱星海回来,还想坑林蹊,结果惹恼了随庆,随庆替林蹊,封了他入幽古战场的路。

    “咳!道友也知道,这件事有些难办,不过,明季一定尽力而为。”

    冤家宜解不宜结。

    将来飞升,天渊七界的修士还当抱团一处。

    把容铮排除在外,万一他真的投了佐蒙人,那……

    明季加重语气,“道友可在此间多逛逛,我这就去找尚仙问问。”

    多一个人到幽古战场杀敌不好吗?

    当年的事,事过境迁,他觉得,可以翻篇了。

    他才走,容铮就朝某个阴影处笑了一声,“叶道友既然来了,又何必匿而不见?放心,明季一时半会都不会过来了。”

    “……”

    叶湛秋很为他的警醒惊吓。

    明季都没发现他呢。

    “太霄宫除了明季外,还有不少人。”

    他的声音谈谈,“若是不想被围杀,建议现在就走吧!”

    如今的太霄宫亦是超级宗门。

    明季那样朝他讨好,叶湛秋都觉得刺眼,更何况其他人了。

    “我做了什么?”

    容铮笑了,“不就是跟明季说会话吗?他愿意帮忙,他是忠厚君子,容某感谢就是,怎么也不至于被人追杀吧?”

    人家自己要讨好他,关他何事?

    “倒是叶道友,对自己的家族也落井下石……”

    容铮也很不服气叶湛秋,“午夜梦回,你家的祖宗们,只怕都不想再见你了。”

    是吗?

    如果这样,他还高兴了呢。

    “我家祖宗如何,那是叶某人的事。”叶湛秋冷声,“道友管的太多了,道友这么闲,那我给道友找份工作如何?”

    “不如何。”

    他能帮忙找什么工作?

    扫大街,扫院子?还是进联盟的铸器部,帮忙完成仙界宠大的地端。,

    “道友有时间盯我,也很闲吧?”

    容铮给他挖坑,“要不去看看,你在凡世的那些家人。”

    “……”

    叶湛秋冷笑一声,“那里的粪坑不错,要不然,把魔剑再按里面沤沤?”

    “呵呵,道友可跟当年不一样了。”

    容铮很后悔,当年没一巴掌把他拍死,“现在这般随时随地的刺人,与你一贯做人的宗旨可有不同,你……”

    他突然看到了南佳人。

    千道宗有两个最有话语权的,一个是尚仙,一个就是南佳人。

    相比较而言,尚仙稍为厚道些。

    容铮的眸光闪了闪,“不好意思,容某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南佳人不在,求尚仙应该会容易很多。

    叶湛秋看着他离开,才要转身,就若有所感地回头。

    远处,太霄宫的火院,不知怎的,燃起了大火。

    叶湛秋看着那大火,半晌没动。

    被废了修为的叶湛岳就在火院,被锁山链锁着。

    没了修为,又被锁山链锁着,所以,这场火就是冲着叶湛岳去的吧?

    叶湛秋站在原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

    按步就班,在仙陨禁地一路祭下去的陆灵蹊,终于收到了英烈园的奖励。

    看到又多出来的一枚英字牌,她转了又转,很高兴的收起来。

    “这枚英字牌,你打算给谁呀?”

    青主儿真想把那英字牌抢过来,收到她的收藏里,“咦,好像有些不对呢,灵蹊,我也在这里出力了啊,最开始的天地禁雷是冲着我去的,他们为什么只奖励你一个?”

    呃~

    陆灵蹊被她问住了。

    “可能因为你的名气没我的大,也可能是因为……”

    “他们是把我当成你的灵宠了吧?”

    “……”陆灵蹊真的说不了话了,她默默掏出刚刚的‘英’字牌,“来,我分你。”

    这还差不多。

    青主儿眉开眼笑,“不管是什么,你都要分我。”

    人家把她当做什么,她不管,但是,奖励过来的东西,她绝对要分一半儿。

    “好!”陆灵蹊无可奈何,“那主儿,你拿了这英字牌,是打算给谁啊?”

    “师父!”青主儿声音清脆,“随庆师父!”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