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的宿命最新章节_剑客的宿命全文免费阅读_剑客的宿命最新电影上映

剑客的宿命最新章节_剑客的宿命全文免费阅读_剑客的宿命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范洒

最新章节:第321章 被时代抛弃的人【二】

更新时间:2022/04/07 14:35

简介:剑客对决,或寒刃藏鞘,或尖锋相对,于数招内定生死。这时,平日的权势、谋略、知识通通无所倚仗,只是双方最原始的、赤裸裸的精、气、神、力、技比拼,方到舍弃一切浑然忘我一刀破出之际,生死立判,这就是剑客的宿命。一个男人被传送到日本武士系列电影中,不知前路亦不知归处,以一个落魄武士的身份,与最顶级的剑客对决,与最底层的无赖争食,浪迹于不同时代,不同剧情,体验古代日本的残酷与温情。

    男人睁大眼睛看着青年,似乎不敢相信从小被他带大的青年敢于如此激烈反抗他的决定。

    “再小的孩子也有长大的时候啊……清水,从你这股勃发的气势上看,你已经算是合格的武士,足以继承你清水家家名,可惜,武士时代已经结束了啊……”男人欣慰又悲哀的想到。

    看着青年目光与他倔强对视,男人眼眶有些发酸,但他死死咬紧牙关抵抗住这种软弱的表现,眼睛也瞪的越来越大,呼吸粗重得仿佛可以把屋顶的稻草吹走。

    用木棍稳住微微晃动身体,男人强行压抑住情绪,用有些瓮声瓮气的低沉声音教训道:“我们死了更没人照顾家里!好,抛开所谓武士大义……我问你,你会偷吗?你知道哪些人能偷哪些人不能招惹吗?偷到了东西,你知道去哪销赃吗?就算得手一百次,哪怕一次失手被抓,你知道哪些萨摩出身的警察会怎样说吗?”

    男人用木棍“梆梆”的敲着青年的额头,语气逐渐严厉道:“他们会说‘果然会津出窃贼,一群只会让女人上战场,自己偷偷跑掉的家伙……’你难道愿意承受这种侮辱吗?”

    “加藤哥,这次我不想再逃了,与其饿死,不如拼死一战。”任由木棒敲在头上,清水泪流满面,抽泣道:“当初就当全城玉碎与那些叛逆决死……”

    “闭嘴!”加藤声音发颤,带着一丝哽咽,“咬着牙也要活下去,吞下血和泪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活着,就有机会向那些叛逆复仇!”

    加藤扔掉木棒推开清水,把铜钱一枚枚收拢起来,掏出怀里准备买饭的三个铜钱,一起穿在麻绳上系好,恭恭敬敬递到空山一叶身前。

    空山一叶静静看着这一切。

    从下船到现在也不过是区区几个时辰,却仿佛身处两个天地一般。

    一个由灯红酒绿,衣冠楚楚的绅士们组成,即便相对“贫寒”的福泽也可以品茶饮酒,吃西餐吃到发腻,每日的工作是谈论民生社稷、国家大势;一个是充满厮杀与挣扎,为了一餐饱饭不惜与他拼命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没有温和的学者,没有威严的官员,没有带着香甜气息的少女;有的只是满眼的狰狞与残破,只是满鼻的腐朽和恶臭。

    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

    空山一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举到面前的铜钱视而不见。

    加藤见状,也不出声,只是一动不动躬身举钱,画面就此定格了很久。

    “嘎吱”“嘎吱”一阵风把房顶半掀起来破木板吹得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空山一叶这才回过神。

    看了一眼依旧纹丝不动的加藤,空山一叶缓缓道:“武功不错,又何至于此。”

    “过奖了,远不如阁下,请收回您的钱。”加藤面无表情,只暗暗松了一口,知道眼前这位做绅士打扮又提着长刀的大高手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钱你拿着吧,我并不需要这些。”空山一叶

    什么?!那你大老远的追来是吃饱了撑的……不对!一定对我二人有所企图。

    图的肯定不是外物。房子是村民废弃的,里里外外也只有一些茅草和竹子制作的东西,无非是蓑衣草鞋,竹筐扁担,且手工技术粗陋的令人发指,全部加起来也不值……他瞟了瞟空山一叶脚上锃光瓦亮的皮鞋。

    那么……加藤心念急转,顿时警觉道:“阁下,我们二人只学过一些粗浅防身之术,无法胜任刺客杀手之类的工作。”

    空山一叶哑然,他呵呵一笑:“放心,我想杀谁还从未借过他人之手。”

    “你究竟要做些什么!”清水忍不住爬了起来,抹掉泪水硬邦邦的开口质问,他对这位追踪了他们一路的“怪人”没有任何好感。

    “钱并非白白给你们,带我熟悉一下这里,算作雇佣的费用。”

    听了空山一叶的话,两人忍不住对视了一眼,这种要求还真是让人奇怪……需要雇佣向导,横滨城里有的是,一天也不过三、五十文而已,何苦大老远的来找他们。

    “那好吧……”加藤毕竟老成持重,知道无法拒绝空山一叶的要求,最好的办法是先应下再看看情况,“从明日开始算吗?我们去哪座旅舍寻您?”

    “旅舍?”空山一叶眨了眨眼,“既然雇佣了你们,当然吃住都算你们的,你们吃什么我便吃什么,你们住哪里我便住哪里。”

    加藤一个趔趄,手中铜钱掉落在地,张了张嘴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年轻人清水更是被空山一叶这句话噎得满脸通红,不可置信的指着空山一叶,“你、你,你打算穿成这样躺在茅草里吗?”

    “有何不可?”

    这人是疯子——加藤、清水同时想到。

    空山一叶推开在发愣的加藤,脱下鞋子迈步走进房间,寻了一块稍微干净的地板,收拢茅草盘膝坐在上面,“你们不是要吃晚餐吗?快去买来,走了这么久的路,我也有些饿了。”

    加藤忧心忡忡带着钱出去买饭,清水看了一会闭目养神的空山一叶,也不敢上前搭话,生怕哪句话惹得这人不高兴又会提出点奇奇怪怪的要求……

    抓耳挠腮的坐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不再理会空山一叶。他偷偷掀开一角地板,把钱放在下面,用茅草仔细掩盖住,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屋子。

    过了好一会,清水提着两只硕大的竹筒走了进来,看来应该是去附近的小溪去接水。

    一阵忙碌后,屋中地炉升起了篝火,让已经昏暗下来的房间变得有了些许人气。清水抓着一大把不知名的草根,用手揪成一段段扔进靠近火堆的竹筒里。

    “你这是在干什么?”空山一叶好奇。

    “煮茶。”

    “煮……茶?”看着清水手中的草根,空山一叶有些诧异。

    “是啊,这位老爷,你该不会以为我们喝得起茶叶吧?”清水嘲弄的一笑,“这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满地的茅草,拔起来洗净晒干,草根可充饥,草杆可保暖,这也是老天对我们这些人为数不多的恩赐了。”

    空山一叶默不作声。

    清水嘲弄的一笑:“我不知道你找上门来是何目的,不过反正我们早已一无所有,随便你怎么做吧。”

    “你有未婚妻。”

    “你!”清水气的咬牙切齿,起身怒视空山一叶,但见到空山一叶依旧是那副平淡表情,他又愤然坐下,一边恶狠狠盯着空山一叶,一边用力撕扯着草根。

    “加藤武功不错,可算得上高手。”沉默持续了一会,空山一叶再次开口道。

    好像终于找到了让青年感到骄傲的话题,清水马上自豪的回道:“加藤大哥可是我们会津第一高手,沟口一刀流传人,十七岁便拿到免许皆传的天才剑客。”

    “那你的武功为何如此差劲。”空山一叶淡淡问道。

    “你这……”清水额头上青筋直跳,他很想质问一下空山一叶:你连我出手都没见过,怎知我剑术强弱?

    但响如蛙鸣的空腹让他冷静了下来,他揉着瘪瘪的肚皮,恨恨看着空山一叶,反驳道:“你知道什么!我武功当初也很强!”

    “在同辈之中。”他又解释一句。

    “只不过后来鹤城被攻陷,我们出来流浪,连肚子都填不饱,哪来的精力练剑,加藤大哥曾经也夸赞我是天才的……”清水声音越来越低,双眼望着火苗,暗淡的眼神哪怕在火光照耀下也没有任何光彩,显然对未来已经彻底失去信心。

    “现在早已不是剑术称雄的时代了。”门外,加藤的脚步声响起,他勉强抱着一大包还冒着微微热气的食物走了进来。

    “加藤大哥!你总算来了。”清水一把扔掉草根,起身小心翼翼托着加藤带来的大包,用脚扫开地板上稻草放到上面。

    借着火光,空山一叶看到那包食物上几个整整齐齐的铅字——《横滨每日新闻》,原来是用报纸包裹来的。

    清水咽着口水急匆匆拆开报纸,伸手就想去抓里面的饭,却被加藤拦住,“我们不是蛮夷,用手抓饭成何体统,去拿碗筷来!”

    “嗷~”清水一声哀嚎,“我们都多久没吃过饭了,哪来的碗筷。”但敌不过加藤严厉的目光,虽然极其不情愿,还是恋恋不舍的起身从院落中抄起半截粗粗的竹子,提着一把满是豁口但被打磨得异常光亮的柴刀,准备现场制作。

    “还请稍等片刻。”加藤俯身对着空山一叶致歉道。

    空山一叶摇了摇头,“不必这么麻烦,把竹子扔过来。”

    “啊?”清水疑惑的看了一眼空山一叶,顺着加藤目光,看到那把长刀正稳稳的放在空山一叶身边,并没有出鞘的意思。

    什么嘛!还以为会像那些剑客传奇中一样,我抛过去他就会“刷刷”几下,在空中把竹子削成竹碗,看样子他是不准备这样做了。仅仅隔着一个火塘,我把竹子扔过去,他的刀最快也只够拔出来而已。

    清水内心吐槽,随手把竹子抛给空山一叶。

    果然,小时候那些说书人的故事也只是故事,哪有那么厉害的人嘛……额!

    他不知道空山一叶是如何拔刀的,只看到长刀划出一道半圆击中竹子,但竹子并未被斩断,而是在空中被刀背稳稳定住,刀光在他眼前竖着闪几下,又横着闪几下,竹碗和竹筷便出现在空山一叶手中。

    残余的竹子从空中掉落进火堆,溅起一蓬火星。

    空山一叶一手横举刀身,一手托碗筷,在摇曳的火光中如神佛一般凛然。

    清水揉揉眼,长着嘴巴使劲吸气,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好剑术!”加藤拍腿起身,朝着空山一叶恭恭敬敬鞠了一躬,没有半分不情愿。

    这不是下位者对上位者不情愿的敬意,而是剑术高手对剑术大前辈的膜拜!

    “不算什么。”空山一叶把碗筷抛到清水怀中,轻描淡写的说到:“就算是这小子,专心修炼这招几年,也能做到,砍柴而已。”

    “前辈谦虚了,清水一辈子也练不成这招。”不要说清水,就算他自己也做不到。

    面对随意抛来的竹子,只刀背轻轻一嗑,便能使其停顿在空中,这是多么神妙的运力方式!

    如果是我……只能省去这一步,因为做不到!直接在空中……出三刀,把竹子切成四段。至于之后再把竹子分为均匀如一的六只筷子,甚至最后还有余力接住竹碗……不,是出招前就已经计算出竹碗竹筷、竹子残骸的落点……堪称神技!

    以清水现在的修为,估计只能做到拔刀出鞘罢了。

    加藤心中叹了口气,朝着一直在发愣的清水喝到:“还不快盛饭!”

    再精妙的剑术,吸引力也敌不过腹中饥火。

    清水迅速盛好饭,眼巴巴看着加藤把饭恭恭敬敬递到空山一叶身前,便再也忍不住,把脸埋在竹碗里一通狂吃。说是吃,其实牙齿根本就是摆设,而是直接往腹中倾倒!

    空山一叶端起竹碗,凭他多年餐馆老板兼主力大将身份,不难看出这呈现一股恶心黑黄色、冒着刺鼻气味、夹杂着乱七八糟看不出原本形状菜叶残渣的饭,根本不是什么正经餐食。甚至可以看到一截被咬断的菜梗上残留着明显的牙印!

    他皱眉看着已经在吃第二碗的清水,以及正狼吞虎咽的加藤,不知该说些什么。

    加藤抬头,见空山一叶如此表情哪里还不明白,他放下饭碗挠了挠头,“前辈,你吃不下吗,实在抱歉,我……”

    “这是什么饭?”

    “竹取屋贩卖的上等残饭。”

    “残饭?上等?”

    加藤羞愧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清水端起第三碗饭,终于开始慢慢品尝饭粒的香甜。

    看到如此状况,他一边扒饭一边解释道:“残饭就是那些料亭中食客吃剩的饭菜喽,放心吃吧,上等残饭一般都是当天收集,而且油水很足!竹取屋在这一代很出名,每天上等残饭最多只一桶,一文钱可换三碗,去晚一些都抢不到的!那些二等三等残饭用水冲洗过,吃起来除了一股馊味没有任何味道,清淡的很!”

    清水越解释,空山一叶便越觉恶心难耐。

    “难道你们平时就吃这些?!”空山一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哪怕他经历几个世界,剑术几已通神,对于底层状态也一向一窍不通。在他看来,《七武士》时的生活已经算是低到了极限,就算那些农民食不果腹,但仍然可凑出大米请来武士,甚至还能藏有酒、豆子、地瓜之类的食物。

    这就是维新之后的生活吗……

    “平时?”清水不管空山一叶如何做想,接着说道:“我倒是想天天吃这些,上一次吃到米粒的味道还是一个月前,哪怕是三等残饭!平时我们我们只能吃草籽草根,偶尔走运也会捉到一些鱼虾。”

    他用手扫了一圈,“你看外面有蛇虫老鼠的踪迹吗?早被我们吃光啦!”

    “靠这些生活?你们不做工的吗?”

    “你懂什么!”清水咽下一口饭,愤愤的朝着空山一叶大声说道:“来横滨几个月,我们什么没做过!清理河道、挖土奠基、码头搬运……我们做最累的工作,一天最多也只得二十几文。就算这样,工作也不是天天都有,很多工作更是只管一餐,一厘都没有。”

    他偷偷看了一眼加藤,继续说道:“当农民我们没有土地,经商我们没有本钱,就算当保镖,他们也不会请我们这样说着会津口音的外乡人!虽然我们识字、懂武功,但我们更不愿为政府工作……”

    加藤愧疚的叹了口气,接着道:“其实做工也会剩下些钱,但身在斗南藩的家妹年幼,身体虚弱,没有我们寄钱回家,哪怕她拼命做工也无法养活自己,这本是我的分内之事,只是苦了清水……”

    “加藤哥!不要再说了,铃子也是我的未婚妻,你这样说只能让我更羞愧!”清水把加藤的饭填满递到他手中,“如果不是加藤哥,我们全家早就死在了鹤城。”

    加藤摆了摆手,对着空山一叶问道:“前辈,我们的来历你已清楚,不过是两个侥幸从政府军刀下逃过一命的人,你跟着我们受苦又是做何打算?”

    空山一叶盯着眼前的残饭一言不发,听到加藤问起,缓缓开口道:“我名空山一叶,从米国来,已经离开日本很久很久,在这里应该也没什么熟人。”

    加藤诧异道:“空山前辈,以您的剑术,在幕末那个年代定能做出一番大事业……抱歉前辈,是我失礼了。”

    空山一叶摆摆手。

    加藤暗暗想到,所谓大事业,无非是杀人而已——不管是为维新派“天诛”,还是替幕府“锄奸”。看来这位前辈不是被功名利禄所束缚之人啊,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修炼出一身惊天动地的剑术吧。

    清水可不管这么多,他看着空山一叶认真说道:“不管怎样,钱已经归我们了,明天就会全部寄回斗南,一枚铜板都不留,所以这餐是最近几天最后一顿吃饱肚子的机会,空山前辈,你真的不吃吗?”

    空山一叶低头看着那碗已经凉透的残饭。

    既然已经做出决定,就要一往无前,区区残饭而已……

    拿起碗筷的双手稳定如故,但明显可以看出空山一叶眼皮的跳动,下颌肌肉也在微微颤抖。

    他屏住呼吸,把饭凑到眼前,扬起脖子,用比清水更快的速度倒入腹中……

    竹碗落地,里面空空如也,亦如此时空山一叶的脑海。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