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_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全文免费阅读_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电影上映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_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全文免费阅读_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点爷01

最新章节:第669章 扬长避短与蓝道赛马

更新时间:2022/04/07 15:20

简介:穿越到《权力的游戏》或者说《冰与火之歌》的世界里,干点啥合适呢。后宫?争霸?种田?倒霉的艾格没得选择,因为他在一开始就被守夜人抓了壮丁。

    河湾人面对西征王师的应对策略总结起来很简单:拿空间换时间,积极进行决战准备,争取抓住最优决战时机地点。

    这套战略在获得多数赞成后迅速推行开来,大半个河湾都开始进行骑兵极限动员和夜以继日的集硝熬硝,高庭城外的“轰隆”试炸声几乎从早到晚没有停歇,热火朝天的备战氛围甚至打动了想故技重施的旧镇:玛格丽·提利尔的母亲艾勒莉·海塔尔亲自写信给娘家,向她的父亲、玛格丽的外公——人称“旧镇老翁”的雷顿·海塔尔伯爵详细解释了火药和热武器的原理,并向他分析了参与此战的利害得失,成功打动了这位本已打算当骑墙派潜心学术的老宅男,让他松口放权,允许他的儿子率海塔尔家的封臣,给予河湾联军“除出兵以外的一切支持”。

    遗憾的是,这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丝毫没有动摇那位从长城而来的黑衣恶魔,西征王师浑未受扰般稳步沿玫瑰大道向西推进,雷打不动地行军、扎营再行军,终于在比河湾人预计更早两天的时间点越过高庭领的东部边界,正式进入了河湾统治家族的直属地盘。

    于伊耿和河湾人而言,他们已经被女王的西征军兵临城下,背后就是高庭,真正退无可退;对率领王师的艾格来说,河湾人又选择了最明智的焦土+诱其深入政策,拉长到无以为继的补给线和以战养战策略受阻,也给他所率的三万余西征主力带来了巨大的后勤压力。

    决战已经不能再拖——无论对哪方而言!

    而这种紧迫感投射到现实中所产生的后果便是:双方索敌斥候间的遭遇战频率猛然增长了一个量级,成规模敌军的踪迹,也终于出现在西征军受阻遏的侦查范围边缘,弥漫在空气中的火药味浓度一步步向上攀登,终于达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

    ……

    在保持南部对多恩、北部对西境两个方向留有一定防御性武装的基础上,河湾人最终挤出了八万余兵力于高庭一线,其中骑兵两万出头,加上残余黄金团,合计号称十万大军。

    黑水河畔之役的失利不仅让黄金团-河湾联军见识到热武器的威力,也让他们意识到指挥分散、诸侯各行其是的危害。在空前的外部压力面前,为避免内部争论消耗,令不出一门造成指挥混乱,战略确定后不久的又一场军事会议上,河湾贵族及小伊耿的支持者们一致赞成了一项提议:仿效敌人的军制,临时性地进行改编并收拢兵权,将全河湾的军队外加黄金团交由少数决策层组成的司令部……统一指挥。

    提利尔家从没想过,他们在成为河湾统治者的三百多年里一直梦寐以求的大权在握,居然在一次糟糕的败仗后因祸得福,被敌人逼了出来。为了内部团结,也为弥补黄金团在黑水河之役中为联军殿后蒙受损失造成的心理失衡,提利尔公爵又在女儿玛格丽的建议下吸纳小伊耿的首相琼恩和黄金团团长入了指挥部核心决策圈,把军权名义和一定程度事实上地移交给了伊耿国王,在后者的真龙旗下,终于真正实现了全军统一调度。

    指挥权归属落定,接下来的一切便顺畅起来。

    在仔细研究火药武器特性和西征军兵力结构后,司令部将这场防御战的核心思想确定下来:扬长避短。

    “长”是:本土作战,兵力上具备碾压优势。

    “短”是:女王军士气高昂,有热武器和龙(可能出场)。

    对付龙要准备好猎龙弩,就算射不中也能提供士气支撑和心理安慰,这一点自不消说。但在如何迎战西征军大部队的问题上,他们却尚无经验和历史可以借鉴……经过数轮集思广益式的商议和讨论,联军指挥部将核心思想落实成了具体可实施细节——总结起来大致有三个方面。

    一、适当拉长战线宽度。

    高庭领作为曾经河湾王的直属领地,毫无悬念地占据河湾平原地理最优越的位置——不仅宽广肥沃,还平坦。抬眼就能望到天尽头的地势,在使本地人无险可守的同时,也很公平地让外敌也没有地势可“卡”,让入侵者少了许多微操空间。决战在这一带进行,河湾联军可以随意部署和调动,女王军却没有可利用的地形条件来保护自己的侧翼或后方——河湾人可以任意布置阵型,拉长或缩短战线宽度。

    战线宽度是什么?

    简单说就是军团最左翼到最右翼的距离,而深入探究则涉及到接触面和纵深之间的平衡、机动能力和可指挥调动性的妥协、攻击和防御性的抉择——布置阵型,倾向一个方面,其它方面就必然随之受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河湾联军的兵力是女王军的约三倍,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道小学数学题,最浅显的答案就是:当战线宽度相同时,河湾军的纵深是女王军的三倍;而纵深相同时,河湾军的战线宽度又是女王军的三倍——前者意味着正面硬刚时人多一方更强更耐久,而后者意味着人多一方能无脑迂回包抄人少一方。

    这正是战争通常是人多一方获胜,以少胜多能拿来吹嘘和被传颂的根本原因。

    在女王军有火炮正面刚不过的情况下,最正确的选择自然就是倚仗兵力的碾压优势拉长战线,利用左右翼宽度的优势,以更大的接触面积来欺负对方。

    赠地军的炮兵数量足以在万人规模的中型战场上轰出压倒性的优势。但只要把战线拉长到超出这个阈值——艾格就将面临两个艰难的抉择:

    【如果不对等地将战线拉长,左右翼就将陷入被包抄的险境;而跟着伸长战线嘛,由于兵力劣势又将导致阵型纵深不足易被突破一波带走。】

    【如果将火器集中某处使用,无异于把没配炮兵的部队放生;而如果分散配置,又让火器原本惊人的威力被大大稀释……】

    人多——这有点军事版的“一力降十会”的意思,拉长战线宽度这看似无脑的一招,瞬间将扬长、避短两项都涵盖在内,同时做到了“利用兵力优势”和“削弱热武器威胁力”。

    二、认清现实,权衡取舍。

    长战线能一定程度上影响胜利天平的倾斜,但也就仅仅是往远离败的方向稍微抬高了点:无论艾格是将炮兵分散还是集中布置,火炮就是火炮,是能在现阶段的维斯特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存在,没有对等武器压制的前排部队无论如何都会在挨轰击时遭受或多或少的人员伤亡和士气打击,进而造成战斗力受损并最终影响战果。

    针对这一严峻现实,因伤残无法再带兵只能担任参谋的蓝道·塔利提出了个让人耳目一新的想法:既然火药的威力无坚不摧,那就干脆不要试图去阻挡了!如果正面战场不可能取胜,何不痛快点放弃,从侧翼和后方寻找机会?

    从联军中挑出训练和装备水平最差的放在女王军战线的正对面,将剩下的精锐布置在远离炮火的左右两翼和第一线的正后方——这样,当女王军利用火炮的威力击溃河湾联军正面第一线的部队时,剩下宽度超出他们的完好两翼以及后方的剩余精锐就能组成一个天然的口袋阵,吞没艾格派出追击的任何部队!

    火炮刚刚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战场上,“炮灰”这个词汇和概念自然也尚未出现。但无论如何,塔利公爵提议中的这群倒霉蛋,就是事实上的炮灰部队。如果艾格参与了这场针对自己的会议,他一定会当场惊诧地拍案叫绝:这不就是冰火版的田忌赛马——蓝道赛马么?

    炮兵就是自己的上驷,炮灰就是河湾人的下驷!

    可别瞧不起炮灰,他们的任务和作用着实不少。

    首先是“本职”:既然伤亡和士气打击不可避免,那就干脆分出一部分承担全部负面效果——利用炮灰与精锐部队间的隔离,联军司令部可以将“挨炮”的恐慌有效控制在特定范围内,避免干扰全军战斗力;而后方二线的精锐各部队间留出的专用后撤通道,又能让第一轮交战导致的溃兵也不至于裹挟全场,带崩全军。

    其次是屏障和掩护:炮灰部队的战线,但哪怕只薄薄一列,阻止女王军侦查力量的渗透也已经绰绰有余,再配上前方炮灰高举旌旗后方主力则偃旗息鼓,一万炮灰冒充十万主力也没有任何困难,在吸引炮火的基础上还能转移敌方统帅的注意力,让艾格在对其他方向上的警惕意识大降;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消耗魔龙本就有限的吐息和轰炸——如果女王骑龙参战的话。

    最后是诱饵:如果女王军乖乖上当地动用火炮进行一通狂轰滥炸,那自然最好,但若艾格沉得住气没先手嘛,这一层炮灰也会在指挥官们的命令和率领下发起主动冲锋……当然,最终结果自然是溃败无疑。而如假包换的溃败,是最容易勾引敌人发起全军攻击的状况,一旦女王军发起全军冲锋试图结束战斗,布置在炮灰后方一里左右严阵以待的真正主力就会和左右两翼互相配合,像一只大口袋一样兜头将他们吞下。

    用好王牌。

    如果说炮灰是下驷,精锐步兵是中驷……那河湾人的上驷,毫无悬念是那两万多骑兵。

    以女王西征军的装备、素质和一路杀过来未逢一败的士气,如果光靠六万多步兵彼此配合的口袋阵,很可能会发生“虽然成功包围敌军,却被中心开花反败为胜”的极端情况。这时候,已经受紧急“去敏感特训”,初步适应了火器轰鸣声的两万多骑兵,就成为了左右胜局的那张王牌。

    司令部将骑兵分为两股:一股平分为两支布置在步兵阵线两翼,起留守防御作用,受大本营司令部统一指挥,任务是确保女王军的少量骑兵无法出奇制胜,配合火炮将己方大部队击溃。另一股则不远不近地游离在战场侧面,在独立统帅的带领下寻找最佳切入战机。

    预案分为两大类情况:

    如果艾格将战线宽度拉长让河湾骑兵难以迂回包抄,则独立骑兵回到主战场充当侧翼,留守骑兵向中央移动,率领步兵直扑敌方中军,利用女王军纵深不足的缺点正面强攻,配合两翼打一场堂堂正正大战;

    而若是艾格明智地放弃了与河湾联军进行“战线宽度竞赛”,则留守骑兵坚定地守护本阵,与六万步兵融合成铁毡一块,独立骑兵从侧翼向敌方侧后包抄,在最恰当的时机同时发起攻击——像一柄有力的铁锤般,将不可一世的女王西征军砸扁在铁毡之上!

    ……

    这三条针对性战术一旦付诸实施,河湾人便将扬长避短这一核心思想践行到了极致,当完整的预案和指令被陆续下发到“十万大军”的每一位最底层将领手中,并通过他们之口被传达到所有士兵耳中,浩荡的联军大营中竟也一扫颓丧紧张的氛围,燃起几分斗志来。

    这是决定命运的一战,就连一向被公认为无能的“充气鱼大人”梅斯·提利尔都罕见地公开放了句狠话。

    “河湾人的土地不可侵犯,这回,定要那该死的守夜人有来无回!”

    ——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