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贵族最新章节_超凡贵族全文免费阅读_超凡贵族最新电影上映

超凡贵族最新章节_超凡贵族全文免费阅读_超凡贵族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长戟大兜2

最新章节:第879章 交谈

更新时间:2022/04/07 15:20

简介:一个小人物穿越到强者为尊的世界。什么才是决定命运的力量?超凡?还是平凡?

    “阿卡感知到我的处境有很大的危险?”

    亚速尔塔神庙顶部的露天平台上,维克多接收到龙女仆梅雯的心灵传讯,不得不分出部分精力,重新推算自己的计划是否存在重大漏洞。

    维克多手里捏着对蚁人女皇至关重要的神器水晶,祂恨不得马上就弄死维克多,夺回神器水晶才好。然而,维克多占据太阳精灵的位格,祂作为顶级的神话生物,不能说是天下无敌,但能追得上他的,打不过他;能打败他的又追不上他,能够全方位压制他的存在几乎没有。

    蚁人女皇想对付维克多其实手段很有限,祂只能采取一种笨办法——依靠蚁群的数量取胜。

    维克多独自一人留在亚速尔塔神庙的顶层天台,蚁人女皇附身四臂蚁人,亲自出面,但还是没有把握俘获他。神庙外墙的每一层台阶已站满了形形色色的蚁族,可以说五步一岗,三步一哨都绝不夸张。神庙下方的平地也有成群的蚁族来回巡逻。

    即便蚁群截断了连接巢穴外部的铁索吊桥,又把亚速尔塔神庙围成铁桶,蚁人女皇还是不放心。维克多的耳朵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脑海中呈现出一副动态画面,数不清的格罗斯八肢虫正从神庙底部的坑道里不断涌出。它们迈动八条锋利的节肢,迅速爬到到神庙外面,然后攀附在悬崖峭壁上,做好了埋伏。

    这些八肢虫是格罗斯虫群最基本的战斗单位,每一只八肢虫的个头和家犬差不多大小,孵化周期很短,平均只有几十天的寿命,但数量庞大,且拥有无视地形的特点,在陡峭的悬崖峭壁上也能行动自如。

    这意味着,维克多如果冲下神庙,突破蚁族的重重包围,选择从岩壁脱身就会遭到八肢虫群的围攻。除非他插上翅膀,学会飞翔,否则难免会摔个粉身碎骨。

    蚁人女皇为了俘获维克多,至少调集了数万只虫子,等祂的格罗斯八肢虫群占据了崖壁,不留任何死角,也就到了双方摊牌的时刻。维克多将身陷绝地,似乎没有逃生的可能。

    维克多目前的处境当然危险至极,难怪阿卡会想着来搭救他。如同在巨木森林的那次遭遇,维克多被阴影骑士偷袭,胆小如鼠的卡里古拉也是一反常态,拼了命地跑过来支援他。卡里古拉当时发出一声灌注了心灵意志的怒吼也确实帮到了维克多,让他从阴影骑士的致命伏击中逃脱出来。

    那是维克多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经历。

    无法预料的危险才叫真正的危险。相比之下,蚁人女皇的虫群围困策略就不算什么,维克多自然有办法安全脱身。

    也正因为维克多甘愿受困,蚁人女皇才会转移注意力,让兰德尔家族的骨干成员有逃脱的机会。

    维克多一手培养的家族骨干陪同他远征无尽森林,接受了生死磨练与忠诚考验。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从而具备了继续向上攀登的潜力,纳尔森还晋升为黄金阶的凶暴战士。如果维克多现在就封印蚁人女皇的主体意志,就连纳尔森和卡里古拉都不一定能逃脱蚁群的追击,其他人则十死无生。

    封印蚁人女皇不难,保住兰德尔家族的精华才能彰显怒风剑圣的格局。维克多愿意为此冒一点风险。何况,维克多现在已经被蚁人女皇的爪牙包围,就算卡里古拉跑过来也不能产生有益的作用,只会打乱他的布局。

    “兰德尔殿下,你走神了。”蚁人女皇定定地看着维克多,出言试探道。

    维克多将卡里古拉的提醒放到一边,收敛心绪,点头说道:“由于历史文献被刻意篡改,教会的某些隐秘已无人知晓,所以我刚刚又仔细思考了一下,才好解答你的提问。”

    蚁人女皇没有从维克多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便继续问道:“兰德尔殿下是指那方面的隐秘?”

    维克多摇了摇头,说道:“我说的不是具体哪个方面的隐秘,而是很长一段时期的空白……初代教皇伊诺克于9400多年前推翻了神选者巫师的统治,但光辉教会在6800年前才正式宣告,实施光辉历。中间这2000多年的历史进程,教会对外公布的正式文献中没有记载。那些历史悠久的骑士家族把这2000多年称为黄金时代。只不过,由于战乱的关系,现在的骑士家族和黄金时代的城邦骑士并没有传承关系。所以,黄金时代对于领主和贵族神职者而言是个空白。”

    维克多停顿了一下,问道:“教皇一脉经历了万神殿之乱,后代教皇的传承基本上断掉了。1500多年前的那个马尔夫术士恰恰是卡特教皇培养的心腹,他有没有告诉陛下,黄金时代的一些隐秘?”

    女皇摇头说道:“没有。马尔夫不是历史学家,他对历史隐秘的了解十分有限。”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说道:“既然如此,我的叙述要加入一部分猜测,和真实的历史事件肯定有出入。”

    “没关系,我也想听听兰德尔殿下对教会历史的个人观点。”蚁人女皇笑着说道,只是这份笑容呈现在四臂蚁人的脸上有些僵硬,就像戴了一副精致的面具。

    不对,蚁人女皇连四臂蚁人的表情也控制不好,祂降临的载体似乎有缺陷,恐怕这不是蚁人女皇真正的完美之躯……维克多暗暗忖道,同时又不动声色地继续向蚁人女皇介绍光辉教会的历史:“我猜测伊诺克是想建立一个****的人类世界。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他的理想很难实现。要知道,最早的光辉教会相比万神殿和法师议会这两个庞然大物,只能算一股弱小的地方势力。在法师议会的故意纵容下,伊诺克才得以向各人城邦传播光辉之主的信仰,积累力量。”

    “我甚至可以这么说,初代教皇伊诺克组建的光辉教会是神选者法师议会豢养的一条恶犬。”

    “恶犬可以撕咬敌人,但不能反噬主人。神选者议会作为主人,必定有制约光辉教会的手段。一方面,神选者法师为光辉教会设计的神术模型主要用来强化和治愈,惩戒神术少得可怜,光辉牧师只有一个圣火术,圣武士则掌握破邪击。这两种神术都克制万神殿的术士。圣火术可以点燃巫师的魔力,让巫师死于灵魂燃烧。圣火术还能净化濒死者的灵魂,对健康人的惩戒效果却很差,几乎无效。”

    “圣武士的破邪击能打断天赋施法,包括巫师的巫术天赋,以及各种血脉天赋都会被破邪击克制。当然,我的精灵族天赋、高等蚁族的灵能天赋可能也不例外。但是,无论圣火术还是破邪击对高阶骑士的元素力量全都无效。而且,圣火术和破邪击既然是法师设计的惩戒神术,专门用来对付万神殿术士。那么,法师议会应该有专门防御这两种惩戒神术的法术模型。光辉教会的神职者想对付法师议会就很困难了。”

    “掌握治疗神术的光辉牧师特别擅长蛊惑普通民众,他们在万神殿的城邦秘密传教,渗透敌人内部,刺探情报,破坏后勤,甚至鼓动城邦民众脱离万神殿的统治,投靠法师议会城邦。光辉教会给万神殿术士带来的大麻烦,但教会势力的膨胀速度也让议会城邦的法师和骑士产生戒惧心理。”

    “如果换作是我,也会在打败了万神殿术士之后,着手打压光辉教会的神职者。有一个例子可以证明我的观点……”

    “万神殿残余裹挟大批城邦居民,渡河南迁。法师议会和光辉教会的主力军队居然按兵不动,只有伊诺克一个人出面拦截?这里面固然有巨龙的因素,但未免也太滑稽了……我估计法师议会命令光辉教会的神职者前去拦截万神殿残余的军队,企图借此消耗神职者的主力军团,但初代教皇伊诺克识破了法师议会的险恶用心,他独自前往金水河畔,召唤出光辉大天使,展示自身的超凡力量。”

    “伊诺克保存了教会军团的实力,在一定程度上对法师议会形成有力威慑。不过,他的这一举动必然加深了法师议会和教会之间的裂痕!”

    “法师议会和光辉教会的争霸已迫在眉睫。而议会法师始终掌握着战争的主动权,**师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正式向伊诺克摊牌,要求光辉教会彻底臣服……交出12个光辉大天使的神位!”

    说到这里,维克多看了蚁人女皇一眼。

    蚁人女皇颔首说道:“我也认为,神选者法师议会是炼金帝国法师协会的继承者,至少对造神计划有所了解。”

    维克多稍稍沉吟,又接着说道:“伊诺克显然拒绝了法师议会的要求,议会城邦集结了优势兵力,一举击溃了神职者军团。伊诺克逃到了南方的艾尔城,在光明圣山上向光辉之主祈祷,并得到祂的回应……光辉教会的牧师是这么说的,我对此持保留态度……光辉之主改变了世界法则,禁止施法者沟通元素海。法师的法术力量大幅衰退,光辉教会迎来了转机。”

    “伊诺克也许同骑士集团展开秘密谈判,总之,各城邦的骑士名门纷纷背弃了法师高塔,法师议会在之后的冲突中一败涂地,被光辉教会连根拔起。”

    “神选者法师的覆灭并非输在在正面战场上,是城邦的骑士名门取代了神选者的统治。城邦骑士仍然掌握着强大的军队,而伊诺克的神选者军团还没有完全恢复实力。双方的军事力量对比是骑士强,而教会弱,这就为后面持续数千年的内斗埋下了伏笔。”

    “伊诺克和城邦骑士共同订立光辉法典,教会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世俗权利,把最富饶的北部城邦全部让给骑士名门,光辉教廷则迁回贫瘠的艾尔城邦,默默发展,只要求骑士名门给予牧师传教的权力。”

    “随后的2000多年,人类城邦进入了骑士的黄金时代,但历代教皇并没有放弃****的愿望。不过,各城邦的骑士名门毕竟继承了法师议会的统治权,他们对神职者始终抱有一丝敌意,采取各种措施限制教会的发展。可惜,骑士名门有一个致命弱点,他们各自为政,一盘散沙。骑士名门和传教牧师的小摩擦不断,光辉教廷选择隐忍。神职者们蜷缩爪牙,静待时机。”

    “黄金时代的末期,极北之地的兽人在地精王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人类国度。在兽人军团的压力下,松散的骑士名门终于出现了统一的契机。这是艾尔教廷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教皇乘骑士联盟北上抗击兽人入侵者的时候,从背后攻击骑士联盟的军团,并处死了骑士联盟的首领,还宣称骑士首领是残暴的黑皇帝。”

    “光辉教会利用兽人入侵者,终结城邦骑士的黄金时代,那一任教皇也因此遭到后人的唾弃。”

    蚁人女皇听完维克多的叙述,不禁叹息道:“真是波澜壮阔的历史……元素使、法师,还有光辉之主的侍者怎么会走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这个疑问一直困扰着我,而马尔夫那个小术士却说不清楚其中缘由……兰德尔殿下,感谢你为我解除疑惑。”

    维克多接口说道:“我也有困惑需要女皇陛下的解答。教会对外宣称,光辉之主回应伊诺克的祈祷,改变世界法则,巫师从此不能调用元素海的力量,施法能力被大幅削弱。但我不认为光辉之主有如此伟力,祂毕竟依赖人类信徒的信仰,而人类只是万物生灵的一部分,还是很小的一部分。即便巫师失去元素海的眷顾,符合世界法则的演变,光辉之主又凭什么能推动这种演变的产生?”

    蚁人女皇想了想,说道:“炼金帝国最高评议会早就观测到,世界法则的演变规律,是禁止过于强大的存在干涉现实,从而灭绝新生命的产生。法师协会的高层也预料到,人类法师终有一天会失去沟通世界本源的能力。但元素使没有这种问题,他们自身对环境的破坏性并不强,个体战斗力甚至可以用弱小来形容。不过,元素使能够沟通元素海,尤其至高元素使掌握混沌之力,这就是炼金师的地位普遍高于法师的原因。”

    “光辉之主当然没有推动世界法则发生变化的权能,至高元素使的混沌之力都做不到这种程度……唯有造物主才能改变造物法则。”

    维克多盯着蚁人女皇红宝石般的眸子,坚定地摇头说道:“这不可能,泰隆瑞尔没必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祂甚至不会有主体意识!”

    蚁人女皇的脸上露出刻板的笑容,维克多却从祂的笑容中感受到一丝神秘的韵味。

    “.…..我说得不是泰隆瑞尔,是另一个造物主。虚空神族的创造者,也是泰隆瑞尔的母亲——光明鸟瑞格佐丝莉!”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