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维术士最新章节_超维术士全文免费阅读_超维术士最新电影上映

超维术士最新章节_超维术士全文免费阅读_超维术士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牧狐

最新章节:第2736节 空间失调

更新时间:2022/04/07 15:20

简介:两个不同宇宙文明的偶然接洽,造就了一位追求时空终极的旅人,并由此点燃了一道永不熄灭的文明之火。

    灰商血脉全开,跃入高空,宛如“旋转陀螺”般,碾压而来。

    当安格尔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便知道机会来了。

    灰商处于高速旋转时,肉眼几乎很难锁定对手,这个时候,他必然是以精神力的视角,来对安格尔进行锁定。

    强攻之时,以攻为守。

    在这种情况下,灰商对精神力的守势也会相应的减弱。当然,这种减弱并不是说“没有”,只是相对没有之前那么敏感。

    并且,灰商此时血脉全开,血气充盈,完全不怕受到外界的精神力攻击。

    所以,灰商如今的情况变成了外部防御重重,可内部却畅通无阻。

    偏偏安格尔的幻术就附着于灰商身上,勉强算是内部。

    眼见机会来了,安格尔开始搞小动作了。

    安格尔操控厄尔迷伸出手,对着灰商的方向轻轻一握。这个动作,并没有任何能量层面上的意义,这也是为何外人无法察觉能量波动的原因。

    但是,在能量层面没有意义,不代表这个动作没有意义。

    这个动作是安格尔修习“心幻”时的暗示动作之一。

    每个幻术系巫师,在修行心幻时,都会设计相应的暗示动作。或是持怀表摇摆、或是打响指、或是凭空弹琴……等等。

    这种暗示,类似于催眠前的仪式动作。

    既然类似仪式动作,自然只对完整的“仪式”相关。而它所关联的正是安格尔施展在灰商身上的幻术,所以,安格尔可以借着这个动作,对幻术进行某种程度的操控。

    除了可以暗中操控幻术外,安格尔这个动作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吸引灰商的注意力,当注意力被分散时,幻术激发的成功几率更高。

    有没有吸引到灰商的注意力,安格尔不知道。但是,当灰商的行动轨迹出现偏移的时候,他知道,幻术激发成功了。

    ……

    幻术名,空间失调。

    ——这其实是安格尔才想出来的名字,不过,他觉得很贴合。

    本身这个幻术只是遮蔽感官的幻术,名字就直接是“基础幻术”,但安格尔在这个基础幻术上稍微作了一些变化。

    首先,幻术是魇幻之术,且施放的媒介是安格尔的右眼。这从本质上,便将幻术等阶提高了数个级别,再加上右眼绿纹对心幻的加成,直接将针对感官的基础幻术,变成了针对认知的幻术。

    再来,幻术之中加入了安格尔对空间的理解。纵然没有空间能量掺入其中,但施术者对空间的认识,加深了幻术底蕴。这对于空间认识稍微不足的人,这种幻术的结构与威力,近乎是碾压性的。

    最后,幻术的释放是因地制宜的。在一个完全不对称的空间,你强行要更改对方的空间认知,并且以“对调”的方式,让对方产生空间的错乱,这显然不合时宜。

    而放在当下,却是非常合适。因为竞技台本身是对称且空旷的,而且竞技台还悬浮在虚空中,周围黑漆漆的,除了虚空魔物外,完全没有参照物。而虚空魔物属于活物,本身就在幻术的映照中的,所以也不虞以虚空魔物当参照物,更何况,虚空魔物大多没有露出体型,只能看到黑漆漆的虚空里,一双双密密麻麻嗜血的眼睛,想要当参照坐标,本身也很难。

    在这种空间符合的情况之下,安格尔才敢大胆的启用这种空间认知类的幻术。

    事实证明,天时与地利都站在了安格尔这一边。

    灰商顺利的中招了,且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认知的空间,其实在感官上已经对调。

    这便是安格尔导出的一场幻术大戏。

    说白了,就是通过幻术,来模拟类似对称空间失调的病症。

    如果对普通人而言,这可能就是永远无法治疗的病,只能去适应,然后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

    但对于正式巫师而言,这种空间失调,能生效的时间其实有限,主要看的是“人和”。

    所谓人和,指的是灰商自己,一旦他触碰到眼睛能看到,但没有触感的东西时,会自然而然的生出疑惑。

    这种疑惑,一次两次可以骗过去,但次数一多,哪怕是受术者的认知被欺骗,也会生出怀疑,继而发现自己出了问题。

    就譬如说,灰商连续多次攻击失手,一开始他可以通过脑补来自洽,但次数多了后,他也会感到奇怪。

    不过,这里的关键是“次数”。

    当灰商中招之后,安格尔会给他那么多的次数去攻击、然后再怀疑吗?

    肯定不会,所以,当灰商中招,且没有外人能提醒他时,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

    灰商对着完全“不存在”的对手,一通的夸赞。说完之后,这才继续摆出姿态,准备和厄尔迷来一场真正的战斗。

    按理说,这个时候,安格尔其实可以动手了。

    无论是通过空间失调,欺骗他的认知,将他骗出竞技台。亦或者说,单靠厄尔迷的战斗能力,也能把出现空间认知障碍的灰商打趴下。

    ‘谋’或者‘战’,其实都已经锁定胜利了。

    但安格尔偏偏两者都没有选,他选择的是‘拖’。或者说,以‘拖’待‘变’。

    战斗胜利与否,其实不太重要,因为就算安格尔输了,后面还有休息好的多克斯以及黑伯爵。在正式巫师的层面上,他们必赢。

    在知晓此结论的情况下,安格尔更期望,战局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

    这种变化,被安格尔寄希望在了灰商身上。

    那位存在既然在灰商身上,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着自己,那“她”会不会趁此机会动手呢?就算不动手,她会不会给灰商开小灶,将灰商从认知障碍中唤醒?

    一旦她真这么做了,安格尔就有理由直接针对她了。

    甚至,安格尔都已经隐晦的将目光锁定在了,之前感知到的异常情绪的所在位置。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灰商一次次的与“厄尔迷”失之交臂,连灰商也开始出现自我怀疑的时候,可那位依旧没有出手。

    而且,安格尔对那异常情绪的感知越来越微弱。要么,对方发现了安格尔在感知;要么,对方似乎正在远离灰商。

    安格尔个人倾向于后者。

    因为他的目光虽然偶有划过关键位置,但并没有做任何针对。除非对方能读心,且还能穿过厄尔迷的外壳,直接读到安格尔的心思,否则应该感知不到安格尔才对。

    可如果是后者的话,对方远离灰商的方法,倒是很奇特。明明能感知到异常情绪还附着在灰商身上,但却逐步变得微弱。就像是灰商身体上自带一个空间通道,她一开始凑在空间入口,现在则远离了空间入口,朝着深处走去……

    这种怪异的情况,让安格尔隐约想到了什么。

    那异常情绪很快便消失不见,而这个时候,安格尔脑海里浮现出一种猜测。

    安格尔思索了片刻,看着依旧陷入认知障碍的灰商,心下微动,准备趁此机会验证一下猜测是否正确。

    安格尔的游移不定,而在外人眼中,看上去像是在戏耍着灰商。

    灰商一直被幻术所困,从头至尾就没有和安格尔正面对决,反而和空气斗智斗勇。这场面,让多克斯都有些感慨。

    明明可以轻松战胜对手,甚至杀死对手,却要用这种方式“羞辱”对手……

    “啧啧啧……所以我说他的心是黑的,现在你信了吧?”多克斯对着瓦伊道。

    瓦伊却是撇撇嘴:“你懂什么,大人这么做,必然有其深意。”

    多克斯双眼瞪得滚圆:“这你都能替他洗白?”

    瓦伊:“我可没有。而且,就算大人真是有意做的,那又如何?你刚才没听到,对面那群人怎么咒骂大人的吗?居然骂大人百变怪?!”

    瓦伊越说越气,越想越愤慨:“大人之前还答应让他们进入日光圣堂,真是群白眼狼!所以,大人就羞辱他了,又怎样?”

    瓦伊特意大声讲出来,就是为了让对面的人听到。

    而恶妇一行人,也真的听到了。不过,对于瓦伊的叫嚣,真正上心的还是粉茉,其他人,包括恶妇在内,其实都没有太在意。

    因为这个叫厄尔迷的虽然看似在戏耍着灰商,但终归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而且,谁又能说的清,厄尔迷的这种幻术,会不会在施放之后,需要一段时间进行缓冲呢?或者说,干脆施放之后就不能使用其他能力呢?

    毕竟,这可是能影响到血源巫师的能力,有点副作用不是很正常吗?

    故而,恶妇一行人还真没想那么多。

    不过,当厄尔迷“戏耍”够了,开始有所动作,一步步靠近灰商的时候,他们终于开始紧张起来了。

    他们之前不在意,是因为灰商没有受伤。可现在厄尔迷开始动了,他们有些不确定了。

    谁也不知道,厄尔迷对灰商的态度,是恕还是杀。

    恶妇一行人眼睛都不敢眨,仔细的盯着竞技台里的对战,生怕错过一点细节。可很快,他们的表情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厄尔迷倒是没有对灰商下死手,但是,他的行为却让恶妇等人感到很迷惑。

    只见厄尔迷头顶上的蓝灯花轻轻一摇,一只只由结晶、或者宝石构成的断手,出现在了厄尔迷的身前。

    短短数秒,就有接近二十只颜色不一,但形制完全一样的断手被制造了出来。

    这些断手的外形,恶妇等人可能不熟悉,但黑伯爵一行人却是非常眼熟,这压根就是以丹格罗斯作为原形,制造出来的手,甚至就连掌心的眼睛和嘴巴都一模一样!

    这些断手被制造出来后,便裹挟着大地的气息,从不同的方向靠近灰商。

    为了不让灰商发现他们的气息,厄尔迷还以“镜像对称”的方式,不断的佯攻,吸引灰商的注意力。

    可就算如此,也有一部分断手被波及到,以至于彻底破损。

    不过,断手就算破损也尽到了最后一分力。它们改变了气息,化为残渣,让灰商以为自己攻击到了厄尔迷,减弱灰商对认知障碍的怀疑。

    等到有断手靠近灰商的时候,剩下的断手已经只有不到一半了。

    这些断手,比起血脉全开,化为地龙原形的灰商,就像是蚂蚁一样的渺小。可是,也正因他们的渺小,让灰商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他们。

    这些断手顺着灰商的尾巴爬了上去,在灰商那布满结晶的皮肤上,不断的游移。

    这就是外人看到的、当前竞技台上发生的事情。

    靠着那些能量极其薄弱的断手,肯定无法对灰商下死手。但是,那些断手在灰商身上游移,这个画面实在有点……难以描述。

    也幸亏灰商现在激活了血脉,看上去完全不成人形,否则这些断手在灰商身上游移,就宛如抚摸一般,更加的不堪入目了。

    “我错了。”这时,多克斯突然感叹道:“我以为之前他那种戏耍的模样,已经很羞辱对手了,没想到,他还有更狠的招。”

    “如果这是一个女巫的话,下台之后,肯定会不死不休。”

    多克斯的声音,除了竞技台上的两人,其他人都听到了。

    暂且不提多克斯是在诽谤,还是说真的看穿了真相。他的这番话,让对面恶妇的眼神,倏地阴沉了下来。

    在场的男性,没有什么代入感。可恶妇作为女巫,她顺着多克斯的话去想,代入感立刻涌了上来。

    之前她没有感到安格尔的做法有多么的不对,也没觉得是对灰商的羞辱,但此时,恶妇的想法,却是不一样了。恶狠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安格尔,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宝石巨人满身都是猥琐的气场。

    安格尔自然也感觉到了恶妇的目光。

    他也察觉到了恶妇对自己的情绪,从中立突然变成了恶意。

    安格尔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现在也没有空闲去追究恶妇的情绪变化。

    因为,他又感觉到了一道异常的情绪!

    而且,这一次的这道异常的情绪,并不是从灰商身上传来,而是来自于……虚空!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