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_剑道第一仙全文免费阅读_剑道第一仙最新电影上映

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_剑道第一仙全文免费阅读_剑道第一仙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萧瑾瑜

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观主

更新时间:2022/04/07 15:20

简介:我是万古人间一剑修,诸天之上第一仙。已有完本作品《符皇》《天骄战纪》公众号:xiaojinyu233

    天地剧烈震荡,虚空紊乱。

    青棠站稳时,俏脸煞白,长发散乱,身上有殷红的血珠滴落。

    她负伤太重,唇角血流不止。

    那凄惨的模样,让人揪心。

    过往五百年,她独掌太玄洞天,称尊大荒,天下敬仰。

    而在今日,更显露出让在场那些老古董震撼的恐怖战力,举手投足,如主宰临世。

    可谁能想到,面对裁缝这位来自星空深处的恐怖巨头,她会被打压得这般狼狈和凄惨?

    而这,也淋漓尽致地衬托出裁缝是何等可怕!

    “青棠,现在看来,你就是不顾性命出手,怕也无法拉我垫背了。”

    极远处,画心斋小姐若兮终究没忍住开口了,眉眼含笑,声音中有嘲弄,也有挖苦。

    之前,青棠曾进行威胁,让她闭嘴,出于忌惮,她不敢多说一个字。

    可现在,随着青棠遭受重创,她明显已经不在意这样的威胁。

    “你来自星空深处,曾如若奸细般混入太玄洞天多年,欺骗苏玄钧至今,这一切已注定,没人会去帮你。”

    若兮笑吟吟道,“你看看在场这些人,明明眼睁睁看着你垂死挣扎,也没有一人站出来!”

    这番话一出,彭祖、岳垠妖祖等老古董神色皆很不自在。

    的确,他们虽然同情青棠的处境,可因为青棠身份的缘故,却没有一人愿意站出来帮忙。

    锦葵、王雀他们的目光,都齐齐看向了苏奕,神色间皆带着焦急和担忧。

    师尊不开口,哪怕他们内心已渐渐重新接受青棠,也不敢冒然表态。

    裁缝好整以暇立在远处,没有立刻动手,他看得出,青棠已撑不了多久。

    但此时的青棠,极可能会孤注一掷,无疑也是最危险的!

    反倒是拖得时间越久,对青棠就越不利。

    “你看,连你口口声声尊重无比的师尊,都在冷眼旁观。”

    若兮轻笑,显得愈发有恃无恐。

    这一刻,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苏奕,却见他身影屹立在那,纹丝不动,神色平淡如旧。

    这让人都不禁困惑。

    之前,青棠送出多份惊喜,过往那些疑点也已逐渐解开,已经很少有人认为青棠是叛徒。

    可偏偏地,作为青棠的师尊,苏奕的态度却显得很冷淡,甚至……有些无情!

    天地死寂,山河凋零。

    青棠目光从在场众人脸庞上扫过,那些老古董皆避开了其目光,锦葵他们神色间的焦急和担忧,则被她尽收眼底。

    裁缝远远立着,神色古井不波。

    而自己的师尊……

    当看到苏奕那平淡的神色时,青棠唇角微微动了动,最终没说什么。

    “我可从没想过,今日此时,会有人站出来帮我。”

    青棠目光看向若兮,道:“我拿性命为赌,你今天必死。”

    话语轻描淡写。

    若兮背脊一阵发寒。

    青棠负伤的确很重,可身影依旧笔直,脊梁不曾弯曲。

    连她眼眸中的平静和决然,也不曾受到任何动摇!

    而裁缝,则迈步虚空,一步步朝青棠行去。

    他以砚心佛主的面貌示人,苍老的面庞自始至终古井不波,浑身有着一股令人绝望的恐怖威势。

    “我知道,你还有底牌,尽管动用便是。”

    裁缝慢吞吞开口。

    他步履很慢,但每一步踏出,身上的威势就变强一截,压迫得虚空剧烈嗡鸣,天地为之动荡。

    远处,青棠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压迫之感。

    她擦掉唇角血渍,浑然不理会那周身肌肤上遍布的血色伤痕,一身气息骤然暴涨一大截。

    整个人身上的剑意如若燃烧起来,通天彻地,明耀世间。

    所有人不寒而栗,骇然色变,哪会看不出,此刻的青棠明显动用了一门秘术,欲赴死而战?

    裁缝眼眸眯了眯,旋即微微摇头道:“你不行。”

    他掌指捏印,隔空叩击。

    轰!

    千丈天地如一块琉璃,轰然崩碎。

    那无匹的掌印,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的势,直似凛凛天威尽数融于其中!

    青棠裙裳飘荡,周身如深陷泥沼,有不可自拔的无力之感,又像被天地大道所敌视,孤零零一人显得渺小而无助。

    她抿了抿苍白的唇,不曾求救,也不曾流露出任何情绪,唯有眸子深处,决然之意更浓。

    她扬起右手,骈指如剑,浑身如燃烧的剑意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全部灌入其掌指间。

    可就在这一刹,一道苍茫的剑吟骤然响彻。

    几乎在剑吟响彻的同时,一道峻拔的身影早已横空一闪,挥剑斩向裁缝隔空拍出的一掌印。

    青棠一怔,明眸睁大。

    砰!!!

    剑气与掌印碰撞,那片天地轰然迸发出滔天的毁灭洪流。

    苏奕的身影则被震得倒飞出去。

    当站稳身影时,堪堪立在青棠身前一尺之地。

    青棠能够清楚看到,师尊一身气机剧烈翻腾,明显是在这一击中遭受到冲击。

    可师尊的身影就如一道接天通地的孤峭山峰,扎根在那,似天塌地陷,都不会动摇。

    似八风袭来,都越不过这座大山!

    无声无息地,两行晶莹的清泪从青棠的明眸中夺眶而出,滑过苍白如纸的清丽俏脸。

    之前的她,孤傲、睥睨、强势,纵使遭受重创,伤痕累累,纵使被讽刺讥嘲,纵使无人援助,她也根本不在乎,眼神坚定而平静,不曾有丝毫波动。

    可此时,当看到那距离自己咫尺之地的一道峻拔背影,却再掩饰不住内心的情感。

    眼眶发红,泪如雨下。

    “师尊……您……”

    青棠开口,纵使尽力压制内心的情绪,声音却带着一丝哽咽。

    “之前我不出手,是内心挣扎反复,不确定当如何对待你,而现在,我想明白了。”

    苏奕没有回头,但已经察觉到身后青棠那泪流的样子,眼神不由泛起一丝怜惜,声音也变得温和。

    他没说想明白了什么。

    青棠也没问,泪水依旧止不住的在流,而她那苍白的面容上浮现一抹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唇角都不禁微微翘起。

    这一刹,她忽地感觉,过往那些岁月内心所隐匿的情绪,所无法诉之于口的无奈,皆被浓浓的暖流冲散和消解。

    纵使这时候死了,她都不会觉得再有遗憾!

    全场死寂,所有人皆被挺身而出的苏奕惊到。

    那些老古董内心莫名地暗松一口气,他们都清楚,作为青棠师尊的苏奕若再不出手,青棠极可能就将彻底步入毁灭。

    锦葵他们如释重负,一个个激动得难以自已。

    尤其当看到青棠那泪流不止的模样时,他们这些师兄师姐皆感到很心疼。

    该是何等激动和喜悦,才会让青棠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和喜悦,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泪如雨下?

    “呵,还一出师徒情深的戏码。”

    画心斋小姐若兮嗤笑,讽刺十足。

    苏奕没有理会,他目光看向裁缝,道:“以前,观主没有彻底杀了你,但以后,我会。”

    “原来,你终究还没有成为观主啊……”

    裁缝不由笑起来。

    他似乎识破了秘密,整个人轻松起来,那苍老的面庞都浮现出一抹笑容。

    两人的对话,让场外其他人皆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可当这番话落入画心斋小姐若兮耳中,却如遭雷击,整个人浑身一僵,颤声道:“裁缝大人,您说他……他是……观主!?”

    那声音结结巴巴,透着难掩的慌乱和不安。

    这愈发令人吃惊,观主?玄钧剑主何时又另有一个新的身份?

    “不,他还不是,你可以一如从前地把他当做苏玄钧。”

    裁缝慢吞吞说道,“如此一来,我也可以彻底放开手脚,无须再有任何忌惮。”

    说着,他干瘪的唇角浮现一抹微笑。

    轰!

    裁缝那骨瘦嶙峋的身影上,似有一座太古火山爆发,威势骤然间暴涨一大截。

    一抹诡异的幽冷黑暗光泽,悄然间遮蔽这片天地,让白昼仿似一下子被被拖拽进永夜!

    那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彻底胆寒。

    之前,裁缝斩出的恐怖力量,已强大到令人感到绝望。

    可谁能想到,此时此刻的裁缝,实力竟又暴涨一大截?

    无疑,从开战到现在,裁缝一直有所保留!!

    “你去一边待着,我来收拾这老东西。”

    苏奕随口叮嘱。

    青棠却微微摇头,清眸中的泪水瞬息蒸发掉,神色也变得平静起来,道:“师尊,这最后的惊喜,弟子必须亲手为您送上。”

    苏奕眉头微皱。

    便在此时,裁缝轻笑一声,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事如此,杀人亦当如此,苏玄钧,你已经没有机会活到以后了。”

    声音还在回荡,裁缝身影凭空消失原地。

    轰!

    天地间黑暗如夜,光明似被完全吞噬。

    而裁缝的气息,竟是完全消失不见!

    并且,这一刹苏奕视野一片漆黑,六识如被隔绝,再感知不到任何景象。

    哪怕动用神识都无济于事!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苏奕躯体猛地紧绷,背脊生寒。

    毫不犹豫,他直接动用至强手段,识海中如若沸腾,将九狱剑彻底唤醒。

    一股晦涩神秘的力量随之从九狱剑扩散而开。

    可还不等苏奕出手,这一刹,一道锵锵剑鸣骤然炸响,似雏凤清啼,激荡九天。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