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章节_我真不是大魔王全文免费阅读_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电影上映

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章节_我真不是大魔王全文免费阅读_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电影上映

作者:妖夜

最新章节:第838章 大夏王之怒!

更新时间:2022/04/07 15:21

简介: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若不渡我成佛,我便送你入魔。

    他们接下来的任务,竟然是针对南蛮山脉遗迹的?

    并且。

    磨砺!

    李云逸赫然用了这两个字!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李云逸想让他们对自家巫族下手不成?否则又岂会用这战意十足的两个字?

    一时间,付兰王显无法平静,哪怕他们对李云逸的信任已经很强,更有神种加持,当听到这命令时,心里仍然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不过,他们并没有冲动,只是骇然望去,等待李云逸的回答。

    他们脸上的所有变化自然也全部落在了李云逸眼底,当看到他们两人哪怕备受冲击,仍然保持了足够的缄默,李云逸轻轻一笑,一抹满意之色从眼底闪过,这才再次开口。

    他肯定是要解释的。

    毕竟,好不容易收服了付兰王显两人,李云逸可不愿意让自己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而就在他开口解释的时候,却不知道,就在此时,神佑大陆的另外一端,正发生着一件和他息息相关的大事。

    ……

    神佑大陆。

    中神州某处。

    一片崇山峻岭,似乎被某种特殊的力量封禁,无人敢接近此地,使得这里仍然充斥着洪荒的古老气息。

    就在李云逸突破,万丈春光祥云笼罩整个楚京的瞬间,突然。

    “嗯?”

    群山遮掩月华形成的阴影之中,一道黑影突然一颤,竟然是个人,并且还是李云逸认识的人。

    斗篷遮掩全身,气息幽沉,不是南蛮巫神又是何人?

    在许多人的眼里,包括太圣,第二血月等人,南蛮巫神始终是高深莫测的形象,如他的容貌一样,从他的语气动作上完全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很是神秘。

    可就在这声惊呼中,却充满了意外和……

    惊喜!

    “好小子!”

    “这么快就有新的突破了?!”

    “他于生命一道的天赋,竟然比老夫还要强?!”

    南蛮巫神惊讶,赫然是因为通过某种莫名手段感知到了李云逸的突破!

    如果被李云逸知道,他才刚突破就被南蛮巫神察觉了,必然会大为惊骇。

    要知道,南蛮巫神现在可是在亿万里之外的中神州!相隔这么远,他还是能感知到自己的变化?

    这还是一个洞天能做到的事么?

    哪怕,他是无敌洞天!

    或者,是南蛮巫神在自己的身上做了某些手脚?

    若是心生这种猜测,以李云逸的性格,肯定是会提出相当郑重的反抗的。

    只可惜,他对南蛮巫神此时的洞察一无所知。

    而南蛮巫神这声由衷欢喜的惊呼中,赫然还带上了一丝……嫉妒!

    似乎在羡慕李云逸在生命一道上的天赋绝伦。

    “若是当年我能有这份天赋和机缘……”

    斗篷下,南蛮巫神眼神复杂而恍惚,如陷追忆无法自拔,足足许久才终于恢复清澈,自嘲一笑。

    “可惜,没有如果。”

    “不过,老夫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南蛮巫神回归现实,宽慰自己,顷刻间已经恢复正常状态。但李云逸再突破的惊喜,显然让他心头的斗志更浓了。

    呼!

    眼眸锋锐,撕裂长夜,落于下方被无尽山峦遮掩的黑影,南蛮巫神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眼底华光璀璨。

    “正是时候!”

    “春生登堂入室,虽然还未至巅峰,也足够他勉强炼化此物了。”

    “当年我正是春生登堂入室时得到的它,如今他小子也恰逢此时……宿命,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南蛮巫神似乎还未完全从昔日的记忆中脱离出来,再发感叹。不过这一次,他清醒地更快,当眼眸再次清澈,一股绝强的战意冲天而起。

    轰!

    一步踏出,南蛮巫神再入群山黑影之中。只不过,如果李云逸在这里亲眼见证这一幕,定然会惊愕发现,就在南蛮巫神现身的这一刹那,他身上的斗篷……

    竟有些破裂!

    不仅如此。

    就连他的气息,也有几分不稳的迹象,就像是……

    受伤?!

    是的。

    就是负伤!

    南蛮巫神此时的体貌和负伤实在是太像了!

    可是,这样一来,真正令人惊骇的问题就来了……

    南蛮巫神是天下人公认的五大无敌洞天之一,什么样的存在,能伤害到他?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无敌洞天!

    唯有无敌洞天的手段,才能伤害到另外一尊无敌洞天!

    大秦王。

    大夏王。

    祖魔天尊。

    还是……花满楼?!

    但是,这里也没有其他无敌洞天的气机啊?

    ……

    是的。

    的确没有第二个无敌洞天在这里。

    祖魔天尊已经万年不出,隐世的时间甚至比大秦王大夏王都要久,自然不可能在这里。

    花满楼……他还在龙王殿呢。

    至于大夏王和大秦王,他们也不在。

    与此同时。

    中神州,大夏皇朝,夏王城。

    虽是黑夜,可整个城池灯火通明,以皇宫为源头,光亮洒落整个偌大的皇城,彻夜不休。

    皇宫,乃至整个皇城街道上,可以看到无数人匍匐跪地,黑压压一片很是吓人,但空气中却是一片寂静。

    光亮与黑夜。

    无数人影与摄人心魄的寂静。

    完全相反的诡异气氛,如同邪魔祭祀的场景充斥着整个偌大的夏王城。

    这一幕已经持续整整七天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还要再持续两天,达到九之极数。

    这当然不是什么邪魔祭祀,而是大夏一种家喻户晓的恭迎仪式。

    而这仪式的对象,自然就是大夏王了。

    王者复苏。

    王者归来!

    我大夏,乃至整个神佑大陆的最强者,大夏王,回归了!

    当大夏王现身乱流空间的消息一传出,整个大夏皇朝瞬间沸腾了,独有的恭迎大典就这样开始了。

    哪怕上至大夏当代皇主,下至市井平民人人皆知,哪怕大夏王再次降临世间,十有八九也不会现身皇城的。

    但。

    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不是因为皇城的规矩,皇家的要求,而是源自他们每个人心中对大夏王的恭敬和炽热!

    不少人偶尔抬头,眼神炽热地望向大夏皇宫一角。在那里,一方金黄的宝塔挺立,虽然不在大夏皇宫的最中央,却绝对是整个皇宫最高的建筑物,哪怕大夏皇主每天举行朝典的大夏宫,都远不如它高大。

    因为,那是大夏塔。

    更是大夏王昔日居住的地方。

    当然,她已经很久没回来了,大夏塔和其周围方圆数十里,更已经成为绝对的禁地,无人敢以入内。

    但。

    回不回来有关系么?

    大夏王仍在于世,仍然是这世界的最强者之一!

    对于大夏皇朝的每个人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至于大夏塔,早已成为他们心中不可亵渎的圣地!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连大夏皇主也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这大夏塔里……还真有人。

    并且,不止一个!

    ……

    “万民朝拜,世间至礼……”

    “你就真忍心看着他们劳心劳力,就这么再跪两天?”

    厚重的声音从一袭火红大袍里传来,语气平静,就像是在唠家常。

    大夏王盘膝坐定房间里唯一的蒲团之上,似乎不为世间一切所动。但是,当她听到这突然出现的声音,还是忍不住一皱眉,狠狠翻了一个白眼,丝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厌恶。

    冷冷道。

    “你不也是一样?”

    “身为大秦王,整个大秦都在为你欢呼,你偏偏来我大夏,是不屑你大秦,打算加入我大夏了?!”

    大夏王声音冰冷,只是气机,似乎就可以冻彻世间万物。

    大秦王被毫不留情怼了一记,浓眉大眼很是庄严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一挥手。

    “得!”

    “耍嘴皮子我是不如你。”

    “我这次来,自然是想和你讨论正事的。”

    大秦王说着,脸色严肃了几分,眼底火光一闪,道。

    “此次天道之命突然降临,我感到了强烈的不祥,或许真的会有大事发生,并且威胁到你我的性命。”

    “我想问问你,这次前往冰河域,你可否有所发现?”

    冰河域?

    那是哪里?

    倘若有人听到大秦王对大夏王的询问,哪怕是中神州对整个神佑大陆最了解的人,恐怕也要大皱眉头。

    因为。

    整个神佑大陆的地图上,压根就没有以这三个字为名的地方!

    并且,能被大秦王这无敌洞天如此郑重询问的,会是普通地方么?

    冰河域。

    这个地方绝对有大秘密!

    而就在这时,和大秦王的严肃凝重不同的是,大夏王冷冷一笑,目光如电,狠狠剐了大秦王一眼,道。

    “你想知道什么?”

    “我去冰河域的目的你应该最清楚,何必多问?是在故意刺激我,想知道他的秘密么?!”

    轰!

    大夏王突然怒吼,声音如雷更如狂潮。当然,它只是席卷这大夏塔最高层之中,外人根本无法听到。但也正因如此,这声音才显得更加刺耳,让大秦王都忍不住耳膜震荡,一下子跳了起来。

    大夏王情绪的突然失控,着实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什么鬼?

    咱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待这次回来,就要互通有无,你这是干什么?

    刺激你?

    我脑袋抽了,还是吃饱了撑得?

    “我……”

    大秦王大惊,连忙解释。可是这时,近乎失控的大夏王哪里给他说话的机会了?

    “你什么你!”

    “若不是他昔日全力帮你,又岂会落得那等地步?!”

    “给我滚!再不滚,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轰!

    说时迟,那时快。

    大夏王嘴上说的是大秦王若是不走就要不留情面,但事实上,她的疯狂远超大秦王的想象之外,话音未落,大秦王只感觉眼前金芒一闪,一柄古朴无华,却散发着无尽剑威的长剑出现在了对方的手上。

    大夏剑!

    它或许不是世上第一至宝,但在大夏王手上,绝对是第一利刃!

    轰!

    感受到这剑上迸发的狂暴锋锐,大秦王瞬间脸色大变,连忙爆退,根本不敢耽搁。

    疯了!

    大夏王真的疯了!

    我他妈就说了一句,你就要举剑劈我?

    大夏王此时的举动在任何人看来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但,大秦王却根本不意外。因为他知道对方究竟为何如此,又为何会对他产生如此强烈的杀意和失控。

    因为……

    那个人。

    已经不可能回来的那个人。

    或者说,在那个人的魂灯从这个世界上熄灭的那一刻,大夏王就已经疯了。现实里正常的她,只不过是另一种掩藏罢了。

    至于今天大夏王为何会突然发狂……

    大秦王遮掩气机,遁出大夏塔,在满城光辉的照映下,看到大夏塔前方的一面清澈的湖水,似乎看到,一男一女两人正在划船漫游,心头猛地一悸,眼底更闪过一抹浓烈的怀念。

    作为大夏皇朝的奠基人,也是整个神佑大陆的最强者之一,大夏王所住的大夏塔为何不在大夏皇宫中央,而在边缘?

    这个问题经常被人翻出来询问,只可惜没人能说出真正的答案。

    但是。

    大秦王知道。

    因为,对大夏王来说,它代表的从来不是什么权威,什么地位身份。而是……一段记忆,一段风情!

    只可惜……

    大秦王的心绪还在翻滚,突然。

    “还不快滚?!”

    轰!

    霸道怒吼如雷震响,大秦王身体一震,立刻从记忆里抽离出来,无奈而深深地看了一眼大夏塔,缓缓退去,似乎连退的快了都怕大夏王会失控出手。

    他知道,这次,他已经不可能达成来之前的目的了。

    “下次吧。”

    “那就下次再说,不过肯定要换个地方,千万不能再刺激她了……”

    大秦王安抚且告诫自己,只是突然,他脸色一僵,露出深深的无奈和……憋屈。

    刺激?

    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已经很注意了!

    是她自己失控好不好!

    ……

    呼。

    大秦王无奈去憋屈的走了,留下无尽的“忧伤”,准备下次从头再来。

    只是,当他被迫离开后,却没有看到。

    当探查他的身影已经破入虚空消失不见,大夏塔内,刚才还癫狂发怒的大夏王,脸上哪里还有一丝暴虐?

    砰!

    她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双目如电,死死望向某处,欲要穿破重重空间抵达,嘴唇更在颤抖不已,神光震荡,却唯独没有刚才的疯狂。

    是的。

    她没疯。

    刚才突然爆发,只是在故意使然,为了就是轰走大秦王。

    只是因为……她发现了一件足以令她更加愤怒,更加疯狂的事。

    那就是。

    “敢动我海哥哥的衣冠冢?!”

    “找死!”

    呼!

    下一刻,虚空无声碎裂,金芒一闪,塔内哪里还有大夏王的身影?

    空间乱流中,一道金光飞驰如电,裹携杀意蒸腾,欲要……

    杀人!

    泄愤!

    而她极速奔走所指之地赫然正是……

    南蛮巫神此时所在的那片崇山峻岭笼罩的黑暗之处!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