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天涯小说简介_静天涯小说情节介绍

静天涯简介

《静天涯》是奇砚首发的奇幻玄幻, 奇砚的小说静天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我命不由我,我却偏不认。做不成人就做妖,不能改变旧秩序,就建立新格局。为心中挚爱、为至交好友、为黎庶万众,尽情挥洒万丈豪情 !

作 者:奇砚

更新时间:2022/05/14 17:04

最新章节:第一章 阮家村

静天涯小说内容预览

几近正午时分,夏末秋初时的烈阳如同火炉一般炙烤着大地。远远望去,大地好像在烈日的炙烤下发生了扭曲变形,缕缕热浪自地表上很不情愿的向空中升起。整个世界好像都在这炙热中沉睡了一般。唯有几声不知名昆虫的鸣叫声时不时传来,划破宁静的村落,才让人感觉到一丝生命的气息。这种时节、这种天气,是阮家村的人最为头疼而又无奈的了。阮家村中虽然也有猎户,但大部分却都是农人,他们有的靠上山采药为生、有的靠耕种山脚下的那几亩薄田维持生计。然无论做什么,这样的天气都只能望“阳”兴叹。

阮家村中的人此刻都已经早早地吃过午饭,准备“歇晌”了。倒不是因为阮家村的人不能吃苦故意偷懒,而是他们要养精蓄锐,待太阳偏西暮色来临之际再起来劳作。那个时候天气凉爽,干什么都特有劲儿。这是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也是阮家村的前辈们在生活中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可是,大人们能静下来,孩子们却总是静不下来。他们趁着大人们“歇晌”之际,偷偷从家里溜出去,聚到一起,开始了他们最热衷的游戏——“打妖怪”。

“打妖怪”顾名思义,就是有人扮作“妖族之人”来做坏事,然后让其他的扮作人族剑士之人擒获斩杀。这一游戏绝不是阮家村孩子们独有的创作,在整个大陆凡是人族与妖族接壤的边境山村,都被孩子们无比推崇。

原因无他,人族与妖族自古以来就厮杀不断。这些边境山村的百姓,饱受了两族大战时所带来的痛苦。对妖族之人早已是恨之入骨。若不是妖族之人的贪婪暴虐,他们这些边境之村断然不会是现在这个贫弱样子。孩子最喜欢模仿大人,大人们眼中的坏人——妖族之人,自然也就成了孩子们眼中的大坏蛋。所以,他们才对“打妖怪”这一游戏乐此不疲。

山坡前、柳树下,足有一亩见方的一大块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下十来个孩子。他们个个身穿粗布麻衣,黝黑精瘦。虽然个子都与年龄基本相符,但那瘦弱的身躯总归是与身高太不协调。

“今天谁来当妖?”人群中个子最高的那个“孩子王”扫了众人一眼,觉得人来得差不多了便开口说道。

“当然是飞羽了——”那些孩子们简直是异口同声,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手指朝一位瘦瘦高高的十来岁少年指去。

这个叫飞羽的少年,是去年新搬到阮家村的。其长像虽然跟难看和丑一点都不搭边,但那眼神中所透露出来的机警和锐利,与这些同龄人比起来,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异类。既然是异类,那就当然与常人不同,阮家村的孩子们自飞羽一搬来后,便公认其是最佳的“妖”之扮演者。

可是,人之初、性本善,又有哪个孩子愿意做一个“坏人”呢?

“我不想当妖!”飞羽虽然知道自己的异议每次都没有被认可过,但还是以倔强的声音表达着自己内心中的不满。

“是呀!飞羽哥哥已经连续当了半年的妖了,就算是轮,也该轮到别人了。”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打抱不平般接着飞羽的话说道。

那个高个子的“孩子王”故意装腔作势道:“是呀,是该轮轮别人了。可是,咱们这些人当中,只有他长得最像妖,让他当妖也是物尽其用,你们说对不?”

“哈哈哈……”众人闻听高个子“孩子王”的话之后顿时哄笑一片。

“你们欺负人!”飞羽怒目扫视着嘲笑他的这些人,像是做出一个什么决定一般道,“我再不跟你们玩了!”说罢甩袖便走。

“飞羽哥哥……”刚刚替飞羽说话的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试图阻止飞羽,但飞羽的犟牛脾气一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燕儿妹妹,不用管他,如果他敢走,那么今后我阮家村的所有人,都不得跟这个人一起玩!”高个子“孩子王”显然抓住了飞羽的软肋,说话间面带嘲弄的微笑,一副浑不在意、胸有成竹的样子。

飞羽听到高个子“孩子王”的话果然停住了脚步。这个高个子“孩子王”名叫阮青云,是阮家村里正阮寿安的儿子。阮家村中大部分都姓阮,这阮寿安不仅是阮家村的里正,还是阮姓一族的当代族长。阮青云在阮寿安的娇生惯养下,从小便养成了这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德性。向来以欺负同村同龄人为乐趣。但碍于阮寿安的“淫威”,村中其他人还真不敢说什么。飞羽绝对相信,阮青云不让别人跟自己玩,就真没人敢跟自己玩。

当然,飞羽倒不是真怕没人玩,只是母亲带着自己搬到此村后,曾再三告诫自己,绝不能跟同村伙伴闹意见,要与所有人和和气气。否则,天地之大,将再无他们母子的容身之所。因为这已经是他们搬得第八次家了。自飞羽记事起,每隔一年半载母亲都会带他搬一次家。而搬家的原因竟都是因为飞羽总跟同龄玩伴打架。

如果飞羽为与阮青云怄气,最终导致全村中再无人敢与自己一起玩,被母亲知道后,那母亲得会多伤心。飞羽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最是孝顺懂事,最见不得的也是母亲伤心落泪了。

“怎么不敢走了?”阮青云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不走就痛愉的给我当你的妖怪!”

看到飞羽停住脚步却满脸涨红的不肯回头,那个名叫“燕儿”的羊角辫小姑娘咬了咬嘴唇,对着阮青云说道:“青云哥哥,要不这次由我来当妖吧!”

“燕儿”全名阮青燕,是阮家村中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她的父亲在阮家村中的地位虽不及阮寿安,但在村中也是颇有话语权的。而且“燕儿”天生长得可爱漂亮,阮家一众子弟都对其是青睐有加。正因如此,也只有“燕儿”敢与阮青云这样讲话了。

“你来当妖?那怎么行!”阮青云当即否决,“燕儿可是我阮家村出了名的大美女,我们怎会让燕儿去当那人人痛恨的妖族之人!”

“就是……就是……”阮青云话音刚落,周围的孩子们便纷纷附和起来。

“燕儿妹妹,算了,还是我来当妖吧。”飞羽的面色已经缓和过来,淡淡对着阮青燕说道。

“你算老几呀?燕儿妹妹也是你叫的?”几个阮青云的马屁精,听到飞羽如此称呼阮青燕顿时叫嚷起来。

飞羽和阮青燕刚要出语反驳,只听阮青云一反常态地说道:“算了,既然飞羽兄弟心甘情愿的当妖,我们就视他为朋友。朋友吗,不仅可以与我等一样的称呼‘燕儿妹妹’,我们还要在一会儿的游戏中好好的‘照顾’他一下呢!”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周围的一众人频使眼色。众人立即会意,纷纷闭口不言。

“打妖怪”的游戏随之开始。飞羽很快便被几个孩子在脸上画了几把,其本就黝黑的脸庞立刻平添几分狰狞之色。看来,这些孩子们没少玩此类游戏,连“化妆”的手法也是练得如此娴熟。与此同时,有几个装扮成普通人族百姓的少年已经像模像样地假装耕作起来。飞羽虽然对此种游戏讨厌至极,但为了不让母亲再因自己伤心落泪,他却不得不咬牙坚持。

只见飞羽随手拿起一个扫把,大喝一声:“妖怪来了!”便冲向了那些装扮普通百姓的少年人群中。当然,在这种游戏中,“妖”从来就只有被虐的份,是不可能真正伤害到“普通百姓”的。

就在飞羽的扫把即将要接触到那几个“普通百姓”之际,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几位“人族剑士”,他们个个神色凛然,手持木剑,眼中充斥着一股股浓烈的恨意。也不知这恨意到底是对飞羽的恨,还是对妖族之恨。

下一瞬间,那几位“人族剑士”长剑不停飞舞,竟利落地将飞羽手中的扫把荡开,而后手中长剑直接招呼到了飞羽的身上。

虽然只是木剑,但那几位“人族剑士”已经得到了阮青云的授意,手上的劲儿可是用得不小,飞羽周身的粗布衣衫伴随着“噼噼啪啪”响声,很快就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那同样黝黑的皮肤。

这一次,“人族剑士”打妖怪的手法和力度好似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狠辣”,以往飞羽当妖怪时,还从未被打破过衣衫。

任谁都能想象,下一刻,飞羽裸露的皮肤绝对会在“人族剑士”的木剑之下皮开肉绽。阮青燕已经不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

然则,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木剑打在飞羽黝黑的皮肤上,非但没有丝毫伤痕,更是将木剑纷纷反弹回来。那些“人族剑士”的握剑之手也被反弹之力振得有些发麻。

几位“人族剑士”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阮青云似乎是对这样的结果极为不满,朝左右几人递了个下重手的眼神,再次呼喝着朝飞羽身上拍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