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书圣小说简介_星河书圣小说情节介绍

星河书圣简介

《星河书圣》是浮任三木首发的奇幻玄幻, 浮任三木的小说星河书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一言阅读。

冥河系百族。银河系三千大世界。以书证道,以书成圣。地球周旋于两系之间,主角笑傲星际。

作 者:浮任三木

更新时间:2022/06/25 04:29

最新章节:第一章:废书山书虫

星河书圣小说内容预览

2020年,地球大气层破灭。全世界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人类迎来了第一次转折,走入末世。

5050年,笼罩在黑暗中的人类,凭借顽强的生存能力,打破黑暗,迎来第一丝曙光,历经三千三百年。建立联邦。

文明遗失,生存环境破灭。地球,莫名闯入另外一个星系。冥河系。谁也不知道期间,地球经历了什么?

冥河系生物繁多,百族共存。蝼蚁般的人类,踏入巨人的世界,宛若投入湖中的石子,惊起涟漪,波澜壮阔。

6050年,地球联邦立政千年。战争无数,人类,宛若一块香馍馍一般受到争抢,却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残书山,东洲瀚海市,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这里,是瀚海学院废书废卷丢弃的地方。每月初一,瀚海学院便有光梭载着废书残卷过来丢弃。而重要书卷,却少有记录在纸上,皆是以玉叶为载体,刻录其上。

今天,便刚好是新年,二月初一。

一名衣衫偻罗的少年蹲在经受风吹雨打已经布满霉味的残书山脚。津津有味读着手中的残经废卷。

这是他得到依旧的一卷残经,也是一小块玉叶。

“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

“善如水,君子以做事谋始。”

少年人眼神明亮带着疑惑,朗声读出,周身有气息流转。与晚霞相衬。

“耳聪目明,却无法登堂入室。这两句究竟出自哪里。读起来为何比其他经卷里的章句更来的气势恢宏,受益匪浅。”

“残卷废经终究是残卷废经。什么时候我张启善才能踏入炼气期,成为一名书生,拜入学院啊。”

少年人抬头望天,眼神茫然。

书生,是千年联邦衍生出来的战斗力之一。读书养气,腹有诗书气自华。传说,这是地球末日前的文化产物,却在这片冥河系中,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书生养气,以气拟物,终极造物。

千年动荡,联邦人类的立足之力,便由书生打响了第一炮。随后,凭着惊人的学习能力,再而出现战士,剑客,法师,铠甲师。

四种战斗力四种职业,围绕着联邦人类,薪火相传。才使得人类存留至今。

少年张启善眼神坚毅,他生来孤苦无依,父母死于前线。凭着自身的机灵劲混迹在这片残书山附近,无亲无故,无法像世家子弟般享受雄厚的资源去锻造体魄成就战士,去凝练神魂成就法师,或者熔炼一柄剑器,成就剑客。就更别提更高一级,更费资源的铠甲师了。

想要在这乱世中生存成长,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残书山的书籍,哪怕一直被人耻笑痴心妄想,他依旧乐此不疲。

废书山不大,只是瀚海书院的废书丢弃地。然而,哪怕只是残书废经,也能给给张启善提供不小的帮助。曾经联邦的创世人,便是凭借一本《春秋》读出了一个世界。读出了如今的冥河系的人族。

幸好张启善不笨,三岁懂事,读了十五年的残经废卷了,终究有所收获。读书养气,耳聪目明,就差有朝一悟,凝练周身气息于丹田,登堂入室,跨入炼气期的门槛。他便可进入瀚海书院,接受联邦的正式正规学习了。

抬头看了看天边的落日,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瀚海书院的光梭丢下废书后,也早早就离开了。张启善持续诵读着“火同人,善如水”这两句话。埋头翻找着残卷,天色未黑,却需要一片一片玉叶翻找,试图看看能不能有收获。

这里有用的残卷废经,基本都已被他翻过了,大概内容都熟识。然而,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以前见了没有感觉的章句诗文,兴许在恰当的时机里再见,却能焕发耀人的光彩。

在这末日乱世之中,文明的传承是人类的重大问题。所以,经卷抛却了曾经的纸张,刻录于玉片之上,以保不易毁坏丢失。

历经千年变化,人类终究在土生土长的地球上站稳了脚跟。却依旧保留了初始的习惯,以玉片留书。

夜幕悄悄来临,废书山一片黑暗。

蓦然,埋头中的张启善目光一凝,投向漆黑夜色中,废书山西南角的一道玉光中。神色喜悦,

残书废经基本都是玉叶失去了灵性而残缺。所以,在保留玉书中,玉叶的灵性便尤为重要。瀚海书院丢弃在废书山的废书玉叶,基本都是因为年久时长丢失灵性,所以被丢弃在这里。然而,再废弃的玉书,终归有些许错漏。如何判断错漏,黑夜之中的亮光,便是冥冥曙光。

玉书的光亮越大,说明玉书内容越是完整。张启善眼前,便是一团拳头大小的光亮。

他身材瘦小,动作却异常利索,跑起来更是带着一阵风,速度极快。好东西总是不乏争夺者,眼前已经看到两道身影奔着同一个光亮而来。

“张启善,又是你。”

说话的是一名微胖的青年,身上的衣服有好几处补丁,然而,相对于张启善的穿着已经要好了很多了。

张启善冷哼一声,不言不语,速度稳健,略微提高了一些。

“阿青,拦住他。”微胖青年轻喝一声。他旁边的矮小身影便奔向张启善而来。

张启善目光冷厉,语气低沉,喝道:“胖子,老子看上的东西就从没失手过。这块玉书归我,我承你一个情,不然,我饿狼与你不死不休。”

胖子微微一愣,看着张启善狠厉的神态,想着前不久惹到他的黑虎,活生生被他卸了一条胳膊,不禁心里一阵发凉。

停下脚步,嘀咕道:“又不是没遇到捡漏,至于如此吗?”

张启善看胖子停下,轻哼一声,双脚微蹲随即骤然加速,闪过原本跟着胖子的矮小身影。一个翻身,便将光玉抓在手中。转身面朝胖子,扬手道:“谢了。”

“道可道,非常道。”

张启善眉头一皱,玉叶里的内容才六个字。然而,这光亮却比之前看到的任何残卷都要来得盛大。

“什么内容?”胖子开口问道。

张启善抬头念道:“就六个字,道可道,非常道。”

对于他们这类生存在废书山的底层来说,玉叶书里的内容不重要,知识共享本就是人类进步的共同意识,毕竟外敌环绕着地球,谁也不敢藏着掖着。所以,张启善能毫无保留将玉叶里的内容念了出来。

于他而言,真正在乎的,是这片拥有如此光亮的玉叶本身的价值。卖给玉贩子,至少能值百枚金币,可够他一个月的生活开销了。

胖子皱眉,脸色微冷,道:“饿狼,我当你是个人物,给你几分薄面,可你也别当老子是傻子。这么大的光亮才六个字?唬谁呢?”

张启善翻了翻白眼,将玉叶收入怀中,道:“爱信不信。”

胖子神情捉摸不定,朝矮小的随从打了个眼色,两人朝张启善左右夹击。不一会,三人滚打在一起,市井喽啰打架,毫无章法可言。拳打脚踢,比比谁力气大,谁更凶狠。

从小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张启善,混迹在这废书山。很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活命,首先得懂得不要命。

那一股子狠劲爆发出来,完全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气势。

面目狰狞,一只手被胖子抓住,头朝着胖子的鼻子便撞了过去,转过身,咬住了另一个人的耳朵。

胖子吃疼,捂着鼻子倒退开去。矮小的随从被咬住软肋,疼的“啊啊”直叫。却有不敢过分挣扎,生怕耳朵被张启善咬了下来。

“放手,快放手。别咬了。”

胖子捂着自己的鼻子倒吸着冷气,呼喊道。

张启善松嘴,踹了矮小随从一脚,挣扎着从地上起身。原本就破旧的衣服,此时更是布满灰尘。再加上灰头土脸的模样。活生生就是一个小乞儿。

他冷着一张脸,右手按在肋下,虽然比别人狠,却难保就不会受伤。他能不要命,但也更比别人惜命。能活着,又有谁愿意死去。

“老子说话算话,玉书里只有六个字,‘道可道,非常道。’这一脚,扯平了。”

张启善努嘴,朝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继续道:“这个人情,老子还了,不欠你。”

胖子神色阴晴不定,冷哼了声,道:“老子还不稀罕呢。阿青,我们走。”

双方分道扬镳。

废书山不大,也就一千平方左右。但在这个资源稀缺的乱世,对于底层平民而言,任何一点点可能提升自己的东西,都值得去争抢。哪怕仅仅是上流民众抛弃的垃圾废品,都足以让底层平民趋之若鹜。

所以,这处瀚海学院的废书山依旧养活着一群靠着捡漏玉叶书的底层民众。他们被称为书虫。

漫漫夜色,明月高悬。

废书山的张启善见胖子两人离开后,呼出一口浊气,盘坐于地上,疼的龇牙咧嘴,轻咳了两声嘴边便溢出鲜血。

人前,输人不输阵。强撑着硬汉。

但终归只是一名不曾凝气,不曾进阶的普通少年。

他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却未曾发觉,手里的玉叶,沾到嘴边的鲜血时,闪过了一丝红色毫光。

“道可道,非常道。”

脑海中,这六个字莫名出现,张启善不由得随着念念有词。

“这团光亮这么大,竟然只有六个字,真是奇了怪了。”

他仔细打量着玉叶,却无法发现丝毫缘由。拿出另一片玉叶,念诵道:“火同人,君子以类族辨物。善如水,君子以做事谋始。”

莫名眉头一皱,手中的两块玉叶,一块的光亮在逐渐变暗,一块在逐渐变亮。

变亮的是刚到手的“道可道”玉片,变暗的却是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的“火同人”那块。张启善神情疑惑,眼神犀利,半响,惊喜发现,“火同人”的光亮竟然逐渐在被“道可道”吸收着。

发现自己捡到宝的张启善,立马起身,用黑布包裹着两块玉叶。随即神情冷漠,离开废书山。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